《奧運》不完美的Last Dance 劉威廷遺憾的畢業旅行

文:洪偵源

跆拳道「台灣隊長」劉威廷,在東京奧運男子80公斤級賽事無緣復活賽,也確定國手生涯劃下句點,心情相當平靜的他,直言這是有點無聊,又帶有遺憾的「畢業旅行」。

劉威廷首輪1114敗給亞塞拜然選手貝吉(Milad Beigi),隨著貝吉八強輸給烏茲別克拉法洛維奇(Nikita Rafalovich),也宣告無緣復活賽,奧運之旅就此告終。

「心情上沒有特別起伏,我當時人在睡覺。」劉威廷說,等到能打復活賽要到很晚,於是先休息恢復體力,睡到一半起來看結果,貝吉已經輸掉,等於一覺醒來發現奧運就結束了。

劉威廷當下沒有太多情緒,起床穿好衣服,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代表隊28日返國,因為疫情他也只能在選手村打轉,連便利商店都不能去,「連出去散心都無法,所以有點無聊。」

其實貝吉是劉威廷2017年台北世大運四強戰的對手,當時劉威廷雙位數比分落敗,這次已經拉近雙方實力,「是有進步跟當時差很多,但那腳就被踢到,想做點變化被抓到。」

兩次奧運都無緣復活賽淘汰,劉威廷認為,心境上沒有什麼不同,但這次沒有哭,「因為都看開了,是會覺得有點遺憾,畢竟最後一次了。」

劉威廷出戰時,彰化老家也早有媒體守候,劉爸受訪時說,得兒子似乎沒睡好,還有黑眼圈,劉威廷笑說:「我本來就黑眼圈,沒有睡不好啦,只是鼻子有點過敏臉色看來不太好。」

「劉爸」劉永成是練柔道出身,深知選手之路不好走,但過去沒有阻止劉威廷練田徑或跆拳道,劉威廷因想減輕家境負擔,過去還曾睡在道館,雖然離家很近,劉爸仍常去探望。

比起成績,劉爸向來較關心兒子健康,劉威廷說,當他比完後和家人聯絡時,爸爸也只有問他有沒有受傷,同時關心劉威廷狀況的,還有他兩位國家隊學長陳煥宇、黃丞靖。

跆拳道三劍客(左起),黃丞靖、陳煥宇、劉威廷。(圖/劉威廷提供

劉威廷和兩人過去在國家隊因為行影不離被教練稱作「三劍客」,隨著學長相繼退役,這幾年剩劉威廷在國家隊奮鬥,如今也要追隨學長的腳步高掛戰袍。

陳煥宇、黃丞靖向來只關心小老弟比賽,但很少說鼓勵或安慰的話,兩人也是起大早守在電視前看轉播,劉威廷是「三劍客」最後一個從國家隊畢業,學長也難得公開送上祝福。

2018年劉威廷在亞運首輪爆冷敗,信心大受打擊,也是找陳煥宇、黃丞靖出遊散心,過程中亞運的事情閉口不提,只是單純瞎聊,卻也讓劉威廷慢慢平復情緒,回去重新調整。

陳煥宇說,這就是三劍客相處模式,彼此都有默契知道想說什麼,希望未來的人生道路上,劉威廷能像過去當選手一樣,遇到問題抱著同樣披荊斬棘的精神去面對。

黃丞靖則提到:「雖然這次奧運沒能拿到想要的成績,但我相信之後轉換跑道一定會有更好的成就,三劍客精神永遠同在。」

代表隊返國後,劉威廷要先隔離14天,才算正式歸建,他會先回學校完成學業,然後備戰全運會,再跟兩位學長一樣,朝教練之路發展。

(封面照片/資料照,國訓中心提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