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道》這裡有批新鮮的教練才 品勢國家隊班底全中運聚首

跆拳道品勢國家隊才正處於換血期,但交棒後的「前浪」們,很快就出現在全中運舞台上,平均年齡不超過25歲的他們,已經以教練的身份,展開另一場較勁。

曾於2016年馬尼拉亞錦賽、利馬世錦賽奪下公認品勢30歲以下組女子團體金牌的陳以瑄、陳湘婷姐妹與李映萱,目前都具教練身份,她們過去國家隊的戰友,這次也都是競爭對手。

陳湘婷。

陳湘婷在2018年雅加達-巨港亞運後退役,目前已結婚有小孩,並在陽光國中小執教,婚後住在楊梅的她,校方透過是校友身份的老公延攬她,已經帶隊1年時間。

「還算習慣,我一直在幫他們打基礎。」選手時代對妹妹相當嚴厲的陳湘婷,笑說自己對選手非常好,「我會生氣是你會(指動作),但你不把它做好,他們是真的需要從基礎開始練起。」

之後陳湘婷將在楊梅高中執教,也是桃園市繼北科附工後,第2間發展品勢的高中學校,陳以瑄目前在頭前國中當教練,比起歷史悠久的對打,品勢成軍還不滿1年,此次沒有選手參賽。

2017年台北世大運獲得混雙金牌、李映萱的弟弟李晟綱,在去年拿坡里世大運男子團體鍍銀,今年帶領華僑高中出征屏東,由於出身跆拳世家,選手都是自家道館體系,教練工作得心應手。

「但第一次掛名帶隊教練,成績也要跟學校有交代。」李晟綱這次有兩名選手參加高男組賽事,他設定目標至少是前8名,最理想的是抱回1面銅牌,之後他將展開環島教學計畫,並將開設道館。

李晟綱

李晟綱台北世大運的奪金搭檔蘇佳恩,去年在拿坡里獲得兩面銀牌,還在集訓時,就收到中壢國中邀請,還沒出國就答應執教,見到昔日國家隊戰友都帶選手參賽,讓她相當感慨。

「第1次國家隊我才19歲,轉眼間已經24歲,其實我過去很排斥當教練,而且當教練容易陷入戰績的迷思中,要負擔的事情很多。」蘇佳恩其實並未退役,全中運後就要念研究所,再續選手生涯。

教練工作是蘇佳恩讓自己跳脫過往,用另一種角度看待自己的媒介,「我心態好很多,以前我總會抱怨已經那麼累,教練為何還要我不斷重練,換我帶後才明白用意何在。」

蘇佳恩

參加過亞運,與在拿坡里摘2銀後退役的陳柏凱,帶著大有國中小將出戰全中運,過去比賽強心臟、不怯場的他,當教練卻是寢食難安,「因為要對學校負責,且選手素質又好,老實說他們全中運選拔時,我就緊張到睡不著,我一直比選手緊張。」

不但緊張選手表現,剛升格當爸爸的他,小孩今天(15日)滿月,卻只能離開妻小帶隊來屏東,因此心中充滿歉意,所幸老婆也是運動選手出身,能體諒這種無奈的情況。

陳柏凱

李映萱與弟弟一樣,教練經驗非常豐富,念博士班的她,今年也選上世錦賽、亞錦賽雙料國手,但因新冠肺炎疫情無法比賽,當教練卻是扳起面孔,要求相當嚴厲。

「我會跟選手溝通,你想拿什麼樣的成績,我們就用什麼樣的強度練。」李映萱說既然想拿金牌,當然會要求很多,重點是選手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成績,她的嚴厲也反應選手自身期望。

李映萱帶領的是自己的母校金陵女中,曾幫金陵在全中運國女組公認品勢團體完成4連霸,去年因為國中班底畢業,沒能組隊挑戰5連霸,但今年反而要挑戰高女組2連霸。

在選手、教練間不斷轉換身份,李映萱提到,回歸選手時,她也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目標,也更懂與教練溝通,讓彼此目標更一致。

其他國家隊班底,擔任教練的還有蔡天承、張惟傑(世大運銀牌)、陳建銓(世大運銅牌)等人,但並未掛名教練,或者所屬學校未參加全中運,但都為基層教練圈注入新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