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中有話》江肇軒 (下):不要千辛萬苦去成為那個你想像中的人

圖文/文生大叔

一個從來沒有打過正式棒球球隊的棒球素人,是怎麼從棒球翻譯一步一步變成美國職棒教練的?波士頓紅襪隊的資深翻譯Mickey江肇軒走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路,也帶著我們更深入看到美國職棒那些不為外人所知的細節之處。

這一段的訪談,江肇軒分享了旅美球員學習英文的方式、翻譯夾在球隊與球員之間的難處,以及臺灣球員該怎麼去做,才能吸引到美國職棒球探的目光。

你在紅襪隊協助過這麼多臺灣球員,你覺得誰的英文最好?

哲瑄吧!子偉也很好,而且他進步很快,智賢也很不錯,不過哲瑄是我覺得英文學得最快也最好的。

他是怎麼學習的,跟其他球員有什麼不同嗎?

我覺得個性佔了很重要的成分,哲瑄很開朗、也比較大方,我記得他剛到球隊後很快就會和各個族裔的隊友聊天,即便當時英文不太流利也不影響,就是會主動跟隊友一起出去吃飯、聊天、打鬧、開玩笑;後來他甚至會跟隊友坐在一起打撲克牌,你也知道賽前打撲克牌是美國球員很重要的社交活動,他能夠學會那些規則,還能一直被隊友揪去打牌,這表示他的英文能力還有和隊友的互動,都是受到認可的。

十二強大賽的時候我們有看到他賽後接受訪問,他的英文不管是理解還是應對上真的是很流利的。

對,大部份的人如果有翻譯協助的話,通常都會等翻譯聽完了對方說的,轉換成我們聽得懂的語言,才開始認真聽,然後想要怎麼回答;但是你看哲瑄那段影片就可以知道,他其實是有在聽美國記者問的問題,而且是有聽懂,所以他才可以在翻譯並沒有完全表達他意思的時候,就直接自己接過去回答,而且還回答得很清楚很好。

我當天看到那個訪問,就立刻傳訊息給哲瑄,我有點開他玩笑說,這樣子會不會太不給翻譯小姐面子;但是哲瑄是個很直性子的人,他就是擔心記者的問題自己沒有回答好,會讓記者沒辦法完成當天的工作,所以就急著自己快點回答而已。

 

後來你擔任翻譯沒有多久,就開始站一壘指導員的位置,當初球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安排?

那是2009年,因為智賢和哲瑄都要分配到球隊,高階一A的總教練艾柏森(Chad Epperson)就跟我說,他希望我是球隊的一份子,不要只限於幫智賢和哲瑄兩位臺灣球員,而是要能幫到其他的球員,所以他跟農場主管討論過之後,希望我去站一壘;一開始我是有點驚訝的,但是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挑戰,而且總教練都這樣說了,我當然就是接受球團給我的工作。

但是接下來你的工作就被調整,而且不光只是一壘指導員了對吧?

對,2010年我跟著哲瑄、智賢他們一起升到二A,原本一A的艾柏森總教練也被升任為小聯盟捕手教練,所以他要我每天注意看一下隊上捕手的狀況,當然我知道他一定是問過球團,不過最有趣的還是,他居然完全沒問過我有沒有當過捕手或是懂不懂捕手;我還是會擔任一壘教練跟三壘教練的位置,一直到後來我回到新人聯盟後,因為開始有比我年輕的教練站一壘跟三壘,我才比較少擔任。

所以從那時你就正式開始了教練生涯嗎?

從2010年春訓開始吧!每年的春訓還有秋訓的指導聯盟期間,我都一直跟著艾柏森教練黏緊緊,努力學習所有與捕手有關的技術和竅門,真的是從無到有;一開始只是當他的小助手,注意看剛簽約近來低階層的新人還有延長春訓的球員,當然球季開始時就注意球隊上的球員。

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嗎?

這樣的情形一直延續到2018、2019這兩年的春訓,因為艾柏森教練開始把重心放在大聯盟捕手們上,所以就由我負責春訓時期所有小聯盟捕手的訓練以及調度,譬如說球員有各種訓練上的設計與調整,熱身比賽各階層捕手出賽時間的規劃以及需要輪調去大聯盟春訓支援的調度等等。

所以從你所謂的棒球素人到翻譯,到現在捕手教練這個過程中,最大的考驗是什麼?

這個像是捕手助理教練的職責,對我當然是一個考驗,我知道我不是真正打棒球出身的,我甚至連捕手這個防守位置都沒有嘗試過,對球隊上其他球員來說,我是臺灣球員的翻譯,當然也被球團指派擔任一壘指導教練;但是這些職業球員每一位都曾經是自己高中或是大學球隊裡的主力球員,現在我要用捕手教練的身分去提醒或是關心他們,有些球員就會有點排斥,這無可厚非,我只能盡力做好球團交給我的工作。

你提到這種球員因為你沒有棒球資歷而產生的質疑,實際上是你沒有辦法改變的狀況,那你在心情上要怎麼去克服?

一方面是努力充實自己,也告訴自己這是球團交付的工作,要確實做好,另一方面我也相當幸運,有一位奧立佛(Joe Oliver)教練在技術上指導我相當多;他是一位有過十三年豐富經歷的大聯盟捕手,在我們紅襪系統裡最近這幾年也一直是小聯盟一A或二A的總教練,他其實完全可以勝任我的工作,但是他對我非常尊重,也讓我在工作上便利了許多。

他甚至曾經在大家面前說過,關於捕手訓練的時程和調度,一切都以Mickey說了算,那有他這樣的資深前輩加持,當然球員或其他的同事就會比較安靜一點;這幾年下來,從其他教練或球員們與我相處的溝通和回饋,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的專業能力已經能夠信任,並且也對我有足夠的尊重,知道大家都是為了球隊好。

其實你轉任教練也很多年了,這表示球團隊你這方面的工作能力是肯定的吧?

第一年臨危受命接下春訓捕手訓練與規劃的任務結束時,我有被告知說球員在訓練和調度上都非常順暢,所以我想我在溝通和協調上的能力應該是有讓球團滿意的;另外球隊後來也持續增加我的責任內容與範圍,除了球場上三壘教練、板凳教練或總教練等不同角色的經驗之外,球隊也希望我在目前主流的數據與分析上面能夠有充分理解,我自己對運動心理與表現心理(Performance Psychology)方面有持續進修,希望在理論上學習到的也能夠進一步與工作結合。

這幾年因為子偉的英文程度持續進步,對於媒體應對他也下了不少功夫,希望能夠正確的表達自己想法;這兩年當子偉被球團升上大聯盟的時候,我都在延長春訓及新人聯盟,我都會直接跟球團溝通,瞭解子偉這次被升上去時球隊所賦予的角色,如果可能有比較多機會必須接受媒體訪問時,我就會去跟球隊會合,盡我所能協助他面對媒體。

對,之前我也以翻譯過一篇林子偉的訪問,那是他全程以英文受訪跟回答,他的英文確實是相當不錯了。

基本上大部分的球員,所有球場上所需要的英文術語通常一個球季、最慢大概兩球季之內都可以學得相當好,不會有太大問題;前面說到哲瑄英文學得很快、智賢也不錯、那子偉也和兩位前輩一樣,在日常會話上很快就不太需要我的協助。

不過我們都知道,在面對媒體時,有很多語言以及文化上的細節需要特別注意,所以如果子偉有需要的時候,我還是會希望能多幫助他一些。

我和幾位擔任過球員翻譯的朋友都聊到,要在球員和球團之間找到平衡是最難的,特別是有時候必須為球團跟球員講一些比較嚴肅的事,但是又要顧及跟球員的感情,你怎麼應付這樣的情形?

對我來說,不管與球員溝通的內容為何,如果能夠先取得對方的信任,那任何大小事都會很好溝通,不管是面對球隊還是面對球員,以自己過去的經驗來瞭解雙方的立場,也比較容易找到最合適的方式協助雙方溝通;不過當翻譯與球員的交情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建立了所謂的革命情感,這時候即便是要討論比較不開心或嚴肅些的話題,雙方的溝通也不會是太大的問題,因為雙方會有個默契說,現在是談公事的時候,需要用認真的態度來面對。

這樣的信任就需要時間來累積吧?

是呀!人與人的相處之道,能夠互相信任就是建立交情的起點,因為兩個獨立的個體在不熟識的情況之下,實在很難去毫無保留地相信對方,不管是朋友、同事、家人,甚至是夫妻或伴侶,都需要靠著時間的累積,才會找到最適合的溝通方式;但是當雙方之間的信任程度還沒到位時,比較客觀、不帶好惡與情緒的溝通方式或許會是比較好的開始。

所以在還沒有所謂的交情和經驗累積之前,譬如說春訓剛開始的時候,對於一位新的球員最好的方式就是先公事公辦?

這就是我剛剛說的,工作上先盡量以客觀、容易理解的方式讓球員了解並認識這個新環境與球隊的文化,而我也可以利用時間多去認識這位球員,多瞭解他這位『場上的球員』跟『場外的小老弟』有甚麼特別的地方,慢慢建立彼此的信任感與默契; 或許不見得跟他可以成為好兄弟,但是至少在工作上能夠把自己的職責做好,並且協助他發揮潛力,從這樣的出發點往前進,一個正向的工作能量就會逐漸累積起來。

以一個美職教練,還有資深美職從業人員的角色來說,你對想去美國挑戰、希望自己能被美職球隊看上的臺灣球員有什麼建議?

球技表現很重要,球場上一個團隊成員的運動精神也很重要,但我想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做好你自己,而不是千辛萬苦想要去成為那個你想像中的人;這句話有點難懂,但我的意思是說,有些球員常常因為發現有球探在場邊看自己比賽,或是看到有測速槍在本壘板後面,就會特別想要表現自己,像是投球特別用力催、打擊特別想用力撈長打等等,結果反而因為這樣,而失去了平常有的好表現。

一個球員需要了解自己的優點,並且要能在比賽中將這些優點發揮,進而幫助球隊贏球,當一個球員能夠有穩定的表現,也對練習和比賽都表現出一個正面積極的態度,那它當然就會成為球探們注意的對象了;我們常常提醒球員要平常心,因為在高張力的比賽環境下,紓解壓力是最困難的一件事,球員在高壓緊繃的情況下很難把自己平常的能力發揮出來,反而會因為心中那個想表現好的自己,而影響到了那個能正常表現、正常發揮實力的自己。

所以心理狀態也會是球探評量的重點?

這是一定的,球探不會和球迷一樣,等到比賽開打前才到場,一個稱職的球探會在球隊練球時就開始觀察球員,有時甚至會躲在隱匿的地方,觀察球員是怎麼準備比賽的,是怎麼和隊友互動的等等,甚至很多我們覺得好像與比賽無關的事項,也會是美國職棒球隊的觀察重點。

對於美國職棒的作弊風雲,你有什麼看法?

我只能說,球場上想辦法破解對方暗號是很正常的事情,球隊也都會針對暗號被破解的情況做好因應對策,球場上就是諜對諜、爾虞我詐的一來一往,除了鬥力也同時鬥智。

但是關於電子設備的使用,因為聯盟已經有明文規定,所以當然一切就只能照著規定來處理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