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中有話》許峰賓 (上):我們統一既不排外,也不公務員

文/文生大叔

認識許峰賓是在2015年年底,同時還有統一7-ELEVEn獅隊的劉育辰和凃壯勳,那時他們分別面臨職棒生涯的不同挑戰;劉育辰和凃壯勳都想在球員生涯再做突破,許峰賓則是想為自己體能教練的角色再做充實。

短短三年過去,三個人的角色都有了轉變,許峰賓成了二軍的總教練,一肩扛起培育養成統一未來新血的重責大任;他對體能訓練有深入的研究與熱情,對球員養成的看法也與傳統職棒教練不太一樣,他除了對體能和重量訓練相當重視之外,也非常著重心理層面的培養與建設,希望讓選手不只是訓練學習,還要了解為什麼要這樣訓練。

很多人覺得一個球員生涯成績並不耀眼的教練,憑什麼去教導這些備受球團和球迷期待的新秀選手?但是許峰賓讓我覺得只要肯用心、肯不斷去嘗試各種不同的方法,一個新手教練一樣可以帶來神奇的改變。

到洛杉磯一個多星期了,還習慣嗎?

很習慣啊!今天剛剛到熊貓快餐去吃了點中國菜...

跑到美國吃熊貓快餐喔?是開始想念中餐了嗎?

哈哈,沒有啦!是因為前幾天都是吃美式的速食,想說今天讓腸胃調整一下。

應該沒有時差了吧?訓練上軌道了嗎?

有越來越好,因為其實沒有什麼時差的問題,就是從開始訓練以後,語言溝通的觀念上跟整個調整的體能狀態是有越來越到位了。

這次來到美國,是想進行那些方面的訓練?

最主要是因為劉育辰要來進修打擊,所以我就和他一起,針對打擊的部份去蒐集一些想要的、還有一些針對性的方法;除了再深入研究一下美國這邊的訓練方式之外,也重點性的提升育辰他想要幫選手解決的一些問題。

這些問題比較多技術上的,還是說觀念學習上?

我覺得現階段的話應該是觀念上的調整,就是說我們會把亞洲選手遇到的問題一個一個拿出來去問美國的教練,然後看如果以他們的觀念來看,會建議我們該怎麼去調整,或著說他們會用什麼方法去推動這些調整;但是我覺得更重要的是看他們的這些觀念和方法,和我現在調整選手的模式有沒有哪裡不一樣,讓我們在觀念上能再去接受一些衝擊,再從中找出折衷、比較適合臺灣的方式。

你出國接受專業訓練的經驗很豐富,這是第三次來美國了吧?

是的,如果是自己來進修的話,是第三次;上一次是去華盛頓國民隊的小聯盟接受訓練,那是屬於職棒球團的訓練體驗,和這一次專業訓練中心的課程性質不太一樣。

你第一次來美國的時候,接受的是比較注重體能方面的訓練,但這兩次你已經是二軍總教練,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加強的地方。

我覺得最重要的可能就是選手培育的整體規劃吧!也就是說怎麼樣去著重在心理層面上更照顧到選手的感受,因為在訓練方式跟訓練的邏輯之外,我希望學習怎麼樣可以跟美國一樣更活潑,讓選手的接受度能夠再提高,能夠在一個比較愉快的氛圍之下去做練習跟進步,讓他們會對整個訓練和養成的投入感更多一點,會很期待明天再來球場、再來進步,這樣就不會有那種來上班的感覺;怎麼幫選手去規畫這一塊,我覺得是我比較需要再更加強的地方。

剛剛我們提到劉育辰,三年前你們一起來美國接受訓練,現在他已經是一軍非常受到推崇的打擊教練,你覺得現在的他和三年前有什麼不一樣?

最大的不同點是,之前來的時候他還是選手,必須要專注在怎麼提升他自己,那他會以他自己的角度跟他本身的條件,直接去詢問他所需要的資訊,讓他自己能夠變成一個更強的選手;那現階段來的話就變成是他得要帶回去很多東西給不一樣的選手,不管是右打的選手、左打的選手、右打面對右投、右打面對左投、還有左打,特別是臺灣左打面對左投的時候,各種不同的狀況,要怎麼樣去解決這些可能的困難,或是說打擊時可能有盲點的問題,育辰他就必須更全面性的去問這些問題。

之前他還是選手的身份,當然他把自己顧好比較重要,在那個時間點他比較focus在自己身上;那現階段他會更去全面化,他會把他現階段有一些選手,他想要再幫他們提升上來,但是他們可能有碰到一些瓶頸,所以他會把這些瓶頸的問題丟出來,讓美國這邊的教練給一些意見,讓他可以參考也嘗試一下。

自從史普曼(Bill Springman)事件之後,統一這幾年一直被球迷嘲笑說是排外,也排斥外籍教練所能提供的貢獻,你的看法呢?

這一件事情其實我沒有很清楚,因為Spring他幾乎春訓跟比賽都在一軍,我這邊跟他可能就只有碰面時稍微聊一下而已,所以我並不知道他們在一軍相處的模式,或是說跟一軍的磨合模式是不是有什麼摩擦;像育辰他就是接Spring的位置嘛,所以我跟育辰都沒辦法了解到Spring他在上面遇到了哪些問題。

所以史普曼事件是一個特例?

我只能說後面我有接觸到的外籍教練,幾乎都是站在輔助的角色,我們現在看起來就都很OK,因為我們就是希望他們能提供不一樣的觀點跟不一樣的方式,讓我們可以去找到適合我們選手、可以幫助我們選手的模式。

對,其實統一一直有請外籍教練,史普曼並不是唯一的一個。

其實只有Spring那個事件會讓人覺得好像我們對外籍教練有問題,但是Spring之前我們就已經有過許多外籍教練,大家互動都不錯,在Spring教練結束之後,我們後面也來了Skube (傑克)教練和其他的外籍教練,都沒有什麼負面的問題出現。

我換個方式問好了,你們教練其實自己也都會往外去做學習跟進修,你會覺得球團裡有排外的感覺嗎?

其實我們沒有排外吧!我們球隊不會有排外的問題,而且一軍的教練團、包括總教練在內,他其實也越來越傾向希望可以有一些外籍教練來給我們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不管是提升選手、還是提升教練;一方面因為我們的教練團普遍也比較年輕,而資深的就可能很資深,所以在這兩個年齡層之間,會需要一些不一樣的觀點進來衝擊一下,讓大家可以看到一些不同的面向,所以你看我們這幾年的春訓秋訓其實都有外籍教練進來。

明年還會繼續兼任二軍的打擊教練嗎?為什麼?

這部份現在公司還沒有講過,其實今年我就沒有兼任了,今年我們其實有請林偉擔任打擊助理;我們有跟公司討論這個問題,說我們還是會需要專職的人會比較好,應該希望明年二軍會有專職的打擊教練。

很多人說統一就是個公務員球隊,球團的投資雖然很持久但是也很固定,什麼事都差不多就好,你在統一從球員變成教練,你怎麼去反駁這個說法?

反駁喔?其實也不需要反駁,並不是說我們就同意我們是公務員球隊,而是說公司它母企業的形象跟母企業的型態就是很紮實、很穩定,這是母企業的形象;當母企業的形象是如此的時候,當然它也會把球隊當成母企業體的一部份來經營,所以可能不會做到很多東西是非常的突出,或是讓球隊有什麼特立獨行的地方,但是我們肯定會有一定的基本盤在,這是我們球隊給人家的印象,那如果要說這種平穩紮實的印象就是所謂的公務員,我覺得不太公平。

那你覺得這個平穩紮實的形象,對一個職業球隊來說是一件好事嗎?

其實我們既不排外,也不是公務員,但是如果我們想要扭轉這些既定印象的話,那我們教練就必須自己再去做額外的進修跟突破,我們要接受新知,要精進我們自己,去讓球迷看到說其實我們不一樣。

我們球隊的文化跟母企業的文化都還是存在著,但是不該把這文化當成是限制,這反而是一個後盾,而我們教練自己也要把我們自己可以給球隊、幫助球隊的貢獻值再拉高一點,等到選手有突出的表現、球隊也有好成績的時候,人家可能就會比較認同我們。

你會介意別人不認同統一的做法嗎?

不會啊!做好自己最重要,因為我知道其他球隊也有人很羨慕我們,說雖然我們給人家的感覺是不慍不火,但是我們一直都不會有那種會不會收掉、或是球隊會不會賣掉、或是球隊會不會不想經營,這種比較會讓人家擔心沒有工作的情形出現,這反而對我們來講是一種很安定的優勢。

公司給我們的感覺是,你在這邊當選手的時候他會培養你,那當你選手退下來,如果你也有心要做傳授傳承這一塊的話,公司也願意輔助你。

這是球團長期都有在為選手進行的生涯規畫嗎?

我想這在其他隊伍其實比較難看到,就是說不管對球隊還是對個人,我們公司都比較有永續經營的概念,所以可以看得比較遠,包括現在的年輕選手進來,他除了把自己做好以外,他也可以了解到說以後我把自己精進起來,未來我如果想轉教練的話,我可能可以用其他的面向去看,他可以看到比較後面一點;其他的隊伍可能就是我想辦法打好,努力多賺一點錢,以後的事情就以後再說吧!

所以公司就是以實際的作為來支持選手,比起有的球隊說退休以後會安排去母企業上班這種空泛的承諾好一點。

對,我們公司比較務實啦!就直接用行動嘛,但是我們可能就沒有很多比較讓人聽起來舒服、或是讓人覺得『哇!你們好不一樣喔!』的那些口號出現;我們公司就是默默的做、默默的做、默默的做這樣,所以你看我們的教練團裡面,幾乎清一色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手轉任。

太棒的回答了,我覺得如果有一天你離開球場,可能可以去當球隊發言人。

沒有沒有,這真的是我在這裡的感覺。

(未完待續)

(封面照片來源:許峰賓提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