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溫馨的碎念 白馭珀姊妹情深

白馭珀的羽球路和人生路上,姊姊白驍馬絕對是那位影響深遠、不可或缺的導師之一。

「我跟姊姊差了5歲,我們沒有算是活在同一個時期上,所以她從小對我來說,就像是教練。」白馭珀板起臉說,接著無奈苦笑,「這個人,怎麼比教練還囉唆,然後連在生活上都要對我碎念。」

1991年次的她坦言小時候很畏懼姊姊白驍馬,「因為她每次一看到我,就會先念我,先罵我這樣子,但我覺得也這樣子,所以才造就我,時時刻刻會去警惕自己,就是不要太鬆懈。」

直到白馭珀上大學,兩人產生更交集,開始在相同訓練環境,白驍馬逐漸減少責備和碎念,越來越多姊妹間的正常互動。

「其實我以前看姊姊出去打國際賽,很多事情一開始我也不太能理解,直到後來自己慢慢長大才體會。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有一次,她比完一連串國際賽之後,她再回來打台灣的全國運動會,那次也是我跟姊姊,首次在全運上搭配雙打。那我打一打之後,我發現姊姊負傷上陣,她從來沒有在我面前這麼狼狽過,我才發現姊姊真的年紀大了。」

白馭珀表示姊姊不管在哪方面,一直都是她的榜樣,「她對自己要求也很高,訓練也是最努力最拚命那個,跑步也是跑最前面那個,然後以前比賽都會幫我鼓勵,賽後幫我檢討,我就覺得自己這樣渾渾噩噩,不需要多做什麼,多想什麼。」

白馭珀(左)很感謝姊姊白驍馬一路相挺,更慶幸2014年兩人一同出征仁川亞運。(圖/白馭珀提供)

那次搭檔後,白馭珀才發覺不能再這麼依賴姊姊,「以前很多人都會拿我們兩個比較,或是有什麼事情,都會有姊姊幫我擋著,但真的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雖然是有一點教練、朋友,但是又多了點家人的關係,所以有些東西是,尤其到了我這個年紀,別人不會告訴你的,但是他一定會把別人不說的話,告訴你聽,我覺得最不一樣的是,她現在居然會給我多一點肯定、多一點鼓勵,終於啊。」

她很感謝姊姊一路相挺,「所以真的很幸運,在2014年仁川亞運,能夠跟姊姊一起出戰,因為14年後她就退役了。最後那段時間,我們也會一起出國比賽,還一起住,多少人可以出國還有家人陪伴。真的很謝謝她,她一路上的鼓勵。」

封面照片:李天助提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