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文姿云空手道奪銅 流下感謝的淚水

想起那些力挺她夢想前進的人,「小清新」文姿云淚水不禁落下,「我想跟他們說,不只是家人,一直很謝謝他們,一路以來的支持,不太打擾我,讓我追尋自己想要的。」她終於踏上夢寐以求的奧運殿堂,儘管不是最想要的獎牌顏色,有些缺憾,但過程中已盡力做到最好,在這舞台展現最美好的樣子。

文姿云在2020東京奧運女子空手道對打55公斤量級,拿下銅牌,這是空手道首次進入奧運,我國在該項目的獎牌榜沒有缺席,文姿云也為中華隊再添佳績,本屆代表團已累積2金、4銀、6銅。

奧運積分排名第三的文姿云,預賽分在B組,首戰2比5輸給保加利亞的Ivet Goranova,她賽後說,「第一場輸了下來時,我有點擔心,但教練告訴我,就像羽球男雙他們,前面第一場不小心輸掉,但後面連贏,放開來打自己就好,把握當下,專注,什麼都不要想。」

小組賽後兩戰,文姿云表現搶眼,以5比1擊敗來自伊朗的Sara Bahmanyar,接著面對奧運積分第一的土耳其名將Serap Ozcelik,雙方纏鬥,才以5比4逆轉險勝。她以2勝1負,收下四點積分,取得分組第二,晉級準決賽。

四強戰文姿云遭遇世界排名第一的烏克蘭好手Anzhelika Terliuga,雙方勢均力敵,剩下一分鐘時,各一正拳得分,但隨即戰術設定佯攻,動作沒做完全,被對手上端踢擊,以1比4落後。最後關頭,剩下1秒時,文姿云抓住機會反擊勾踢成功,以4比4扳平比分。但本次規則,比賽結束時兩人平手,以裁判多數決定勝方,最後裁定烏克蘭選手獲勝。

「裁定方式決定,這就是空手道,我接受裁判意見。」文姿云表示結果當然有遺憾,「很久沒對到她了,要上場之前,我有點興奮,只是有些失誤,被她踢到那腳,後面沒法把分數追回來,我滿喜歡在場上跟她對決的感覺,這是我想要的。」

文姿云的教練黃昊昀稱讚愛徒這次發揮,「最主要還是心理建設,畢竟戰術每一場都不一樣,很可惜劇本已經走一半,無緣晉金牌戰復仇。」

他表示那記關鍵勾踢,文姿云反覆訓練成千上萬次,如預期發揮出來,整體表現很棒,「準決賽,大家都會比較保守,只能想辦法抓機會,而且高手對決,沒這麼容易攻擊,那個小失誤,原先是我們設定的動作,往前誘敵牽制,但沒有壓得太進去,才被對手直接起腳,如果她前進往旁邊,對手剛好出來,移動再順點,是可以成功的。」

空手道頭一回正式進入奧運,但不會延續至下屆2024巴黎奧運,27歲的文姿云把握這難得機會,歷經門票失而復得,成功踏上最高殿堂後,贏得台灣史上第一面空手道奧運獎牌。

「剛剛英文受訪時,被問到有沒有說給家人的話,我說可以用中文嗎,但他們希望我先講英文,再說中文,我講完英文之後,準備要說中文時,卻沒辦法說出口。」文姿云哽咽啜泣,停頓許久,「我想跟他們說,不只是家人,一直很謝謝他們,一路以來的支持,不太打擾我,讓我追尋自己想要的。」

她很感謝家人體諒,由於出國比賽或在國訓中心練習,不太常見面,一年可能見不到幾次,「有時會打電話給他們,關心他們,跟他們說,很愛你,很想你。還有很多人,一直都很關心我,支持我,儘管他們不說,但我知道他們很努力在幫我,那些不論看得見或看不見的,我都感受到那些愛。」

(圖/體育署提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