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莊智淵奧運最後身影不孤單 期許後輩小將能讓世界看到台灣

肩負台灣桌球在世界衝出佳績的責任,莊智淵從「桌球小子」拚到「桌球教父」,過程中有喜悅、有遺憾,還有數不清的汗水,他只是用心執著在小白球的電光石火間,卻也到了不得不卸下肩上重擔的時候,五度登上奧運殿堂,今年在結束男團賽程後,幾乎確定這已經是他的最後一屆奧運,他的眼神依舊堅毅,也帶著一點欣喜,因為他看到後輩林昀儒的奮起,他對未來充滿期許。

攤開莊智淵為台灣征戰亞奧運的歷史,洋洋灑灑,6屆亞運與5屆奧運,更別提參加國際桌總舉辦的巡迴賽與世界級大賽,他奮鬥的過程其實並不是一個人,但肩負佳績的重責大任,加上原本就內向慢熱的個性,讓他的背影總是看來孤單,即使如此,他依舊締造亞運參賽1銀7銅與奧運男單四強的出色佳績。

就在這最後一次奧運,莊智淵與隊友陳建安、林昀儒一同在男團奮戰,與德國桌球好手橫跨三屆奧運的宿命對決,在莊智淵於男團第5點不敵奧洽洛夫後畫下句點,原本期待林昀儒打下兩點單打,再由莊智淵對奧洽洛夫連續兩屆落敗的復仇成功,能是個完美結局,終究無法實現,但林昀儒對奧洽洛夫的勝利,卻並非完全沒有收穫。

「很開心看到昀儒這樣,讓大家看到台灣的桌球是可以的,這幾年台灣桌球一直有成績,水平也有提高,希望能再延續下去,因為這樣能讓台灣的桌球風氣能更健全,我一直覺得桌球是台灣可以跟世界抗衡的項目。」莊智淵說著,依舊豪情萬丈,絲毫不覺已是不惑之年。

退休話題已經圍繞莊智淵一屆奧運與一屆亞運,他鬆口表示,東京後應不會再戰奧運,他征戰多年,是時候要將時間回歸包容他的家庭,但他的桌球路不會停止,他在高雄打造的智淵乒乓館,將是他以另外一種身分肩負台灣桌球發展大旗的夢想天地。

(照片來源:體育署提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