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L》ABL本土球員認定再放寬與聯盟下一步?

文/古硯偉

ABL今年再度放寬本土球員規定,繼上季取消「血緣洋將」和「世界洋將」,整合為「三洋將」,同時只要父母之一出生在ABL所屬球隊國家或地區並擁有國籍,就能視為本土球員之後,今年更進一步放寬,只要在該球隊所屬國家或地區出生,就能以本土身分登錄。

過去的ABL本土球員認定,雖然放得再寬,但其實都不脫「屬人主義」,綜觀世界各國的國籍法,大多是在屬人(父或母血緣關係)或屬地(出生地)擇一,但現行規定,卻是放寬採雙重認定。如果說過去東南亞各國從18到20世紀的各國殖民文化複雜,難以用單一國籍法統一ABL球員身分規範而放寬血緣認定,這或許還有幾分道理,但這次全面放寬,必須從多個層面分析。

誰能從放寬規則中得利?

目前看到最明顯的例子,在於馬來西亞猛龍今年暑假率先簽下過去保加利亞6呎9長人Simeon Lepichev,過去Simeon Lepichev的父親Ivan Lepichev曾是1990年馬來西亞女籃世錦賽的保加利亞隊總教練,隨後留在吉隆坡執教,並曾執掌馬來西亞國家隊兵符,並於1995年在吉隆坡和太太生下Simeon Lepichev,Simeon Lepichev曾是保加利亞U18國手,過去兩年效力於NCAA第一級的Florida Atlantic,大四平均4.9分5.3籃板,當然以洋將身分他當然達不到ABL標準,但對於本土長人極缺的東南亞各國就是另一回事了,猛龍暑假就已經將他網羅,並作為本土球員上場。

另一個符合新規則標準的例子,則是今年獲選為菲律賓世界盃國手的奈及利亞混血搖擺人C.J. Perez,Perez身高雖然只有6呎2,但爆發力和對抗性都遠優於東亞球員,偶像是近年場上場外風波不斷的「菲律賓野獸」Calvin Abueva,兩人打法也很像,尤其面對更高強度對手完全沒有懼色,但Perez表現更專注,破壞力也不輸Abueva,被暱稱為「Baby Beast」。

Perez出生於香港九龍,所以根據這次放寬條例,他可以代表香港出賽,不過上季他以榜眼身分加盟PBA時,已經簽下三年合約,新球季他年薪將有155萬台幣,下個球季年薪將是247萬台幣,分別約5萬和8萬美元,加上若是新人合約走完續留PBA還可以進一步加碼,顯然ABL對他吸引力不大。

一般認為,過去放寬本土條款最大得利者都是菲律賓,其次是泰國,但以菲律賓近年積極尋找混血的海外第二代,最大碰壁之處就是在於16歲前無法取得菲律賓護照,包含Jordan Clarkson、Rmey Martin等人,困難之處就在於這些人直到高中大學由菲律賓籃協找上門才開始申請國籍和護照,甚至連父母輩都沒回過菲律賓,換言之,這些人都非菲律賓本地出生,這項規則能受益的球員基本不存在。

另一個可行的特例,則是寶島夢想家和富邦勇士可以依此條件網羅出身於高雄的前NBA球員Joe Alexander,近年Joe Alexander都在歐洲討生活,包含2017效力於以色列豪門Maccabi Tel Aviv,2018轉投以色列Hapoel Holon,並拿下以色列聯賽年度第一隊,隨後被土耳其球隊Beşiktaş以1+1合約挖走,土耳其聯賽平均11.7分4.8籃板,投籃命中率超過53.3%,三分球則高達47%,是非常高效率的鋒線,以他過去私下和台灣球隊報價,超過千萬台幣相較,顯然是明顯超過ABL預算,不過目前他沒有被Beşiktaş續留,今年開季後才被法甲球隊Le Portel網羅,法甲球隊預算並不高,或許未來台灣球隊可以嘗試網羅。

ABL放寬的下一步?

從目前僅有幾個例子知道,放寬條件能得利的球隊並不多,稱得上補強更是鳳毛麟角,那為何ABL仍要放寬?從今年休季期間ABL有明顯擴軍企圖,包含讓富邦加入,紐西蘭聯賽和關島也都曾來ABL投石問路,不難想像接下來ABL仍有擴大版圖決心。

從世界上個個跨國聯賽來看,Euroleague和Eurocup並沒有規定外籍和本土球員限制,而隸屬於歐洲籃總(FIBA Europe)的BCL(Basketball Champions League)則規定所有球隊必須要有五個本地出生的球員,前蘇聯和東北歐國家組成的VTB聯賽,去年才更改規定為必須要有六個本土球員在陣,但BCL和VTB都沒有外籍球員的上場時間限制。

從過去十年間,歐洲聯賽不斷放寬外籍球員限制,讓更多非本國的歐洲和美洲球員加入已經是趨勢,亞洲雖然沒有如波士曼裁決(Bosman ruling)讓亞洲球員在跨國聯賽中能夠無論在哪個國家都被視為本土球員,但未來ABL擴軍目標和修法過程來看,很難不讓人聯想逐漸師法歐洲跨國聯賽的國籍規定,也可以說,已經連續多年修改本土球員資格認定的ABL,未來肯定還會繼續修正本土限制,這也是各隊每年需要做好準備和應對之處。

(封面照片來源:取自ABL官方臉書粉絲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