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中有話》蔡鎮宇:一個成功的林家正,有幾百個你沒聽過的蔡鎮宇

文/文生大叔

除非是蔡鎮宇的親人好友,不然沒有多少人知道在南加州的豔陽藍天之下,有一個臺灣來的孩子也在這裡追逐著他的棒球夢;儘管先天並沒有過人的體格條件,美國大學第二級的競賽環境也相對簡陋,但蔡鎮宇還是堅持著走這條和別人都不一樣的路。

蔡鎮宇出身棒球名門穀保家商,已經有多位隊友進入中華職棒,而好友林家正則是第一位在大聯盟選秀被選上的臺灣選手;比起來他的棒球之路似乎相對坎坷,連球隊都換了好幾次,是什麼讓他一直堅持著不放棄?

這幾年很多人開始思考臺灣的體育環境該怎麼改善,競賽與學業之間又該怎麼找到平衡, 蔡鎮宇用他自己的經驗告訴我們,到美國打球,其實並不只是打球這麼簡單。

你記不記得第一次接觸棒球是什麼時候?

第一次接觸棒球,差不多是國小三年級參加夏令營,就是蔡董、蔡明堂老師辦的夏令營,穀保的夏令營。

是學校他們自己辦的,不是職棒的那種夏令營嗎?

對,就是學校的,每年暑假蔡董他們都會辦夏令營,讓新北市的小朋友都可以來打球,國小的。

那時候為什麼想要去參加這樣的活動?

小時候我會跟爸爸一起看球,那個時候覺得很有趣、還蠻喜歡的,但是自己沒有玩過;後來爸爸問我要不要去試試看,我想說去玩一下,然後玩起來覺得蠻好玩的,就對棒球越來越有興趣了。

後來就喜歡、就一直打球到現在嗎?

對,後來覺得真的想打球了,家裏就幫我轉學到興穀國小參加少棒隊,後來是二重國中跟穀保;穀保畢業以後進到輔仁大學,輔大打了半個學期就開始準備托福,後來就來美國了。

我聽說你在學校的時候很會做生意,會幫隊友洗衣服賺零用錢,還會晚上很晚了才拿泡麵出來賣...

哇!這個太隱私了,其實就是大家團體相處的一些互動吧!也不是真的說要賺錢還是什麼的,我覺得大家在一個團隊裡就是互相幫忙,生活上的一些小事現在回想起來也很有趣啦!

算起來現在到美國讀書有多久了?

第三年了,之前讀英文考托福也花了一點時間。

是有先申請好學校再過來美國嗎?

沒有,一開始是有朋友在北加,所以就過去那邊讀英文,在美國準備考托福,考完就開始找學校,然後才真正開始算是讀大學,從社區大學開始,比較簡單一點。

所以你現在第三年在美國,可以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自己開車,生活上都很適應,你花了多久的時間才覺得,ok我可以自己在美國生活了?

我覺得差不多快一年吧!因為第一年住寄宿家庭,是美國人,等於是強迫我必須用英文跟他們溝通;出去吃飯、出去買東西他們都會帶著我,所以那時候一來就學了蠻多的。

我聽過有一些臺灣來的孩子,跟寄宿家庭相處很不好,所以會覺得美國生活很痛苦,聽起來你的經驗是好的。

真的算是蠻好的,他們是一個同性戀家庭(笑),特別照顧我,他們也有小孩,我都跟他們出去玩;他們一家人是兩個爸爸,如果全家出去度假也會帶我一起去,大家感情很好。

這三年你換過幾個學校,一開始是在北加的…..

叫Monterey,是北加的一個社區大學,在Monterey Bay (蒙特利灣)那邊,就是那時我住的地方附近;後來我轉學到Mission,也是在北加,算是聖荷西那邊,然後去年轉到南加州這邊的Azusa Pacific (阿蘇薩太平洋大學),就是現在這個學校。

為什麼會一直換學校?

第一年是覺得球隊整體來說,大家沒有很想要拚、沒有很想要拿冠軍的感覺,有時候問教練自己還有哪裡可以再加強的,教練都跟我說我已經表現很好了之類的,但我覺得自己明明還有很多地方要加強,在這樣的環境下等於沒有辦法進步,才決定要轉學去Mission,因為那是一個比較好的環境、好的球隊跟教練;後來社區大學兩年結束了,要再繼續讀大學的話,就要轉到四年制的學校,所以去年就轉到南加州這裡。

美國大學棒球,跟臺灣高中棒球,同樣都是學校跟球隊這樣的系統,但是你覺得這兩個環境當中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最大的差別我覺得是...臺灣花太多時間在打球上面,然後對課業好像沒有足夠的要求;在美國就不一樣,一天練球差不多練兩三個小時,然後其他時間你就是一個普通的學生,你要自己安排去寫功課,自己去加強課業,在美國比較多自己的時間,但是自己要會利用。

美國很強調你們是學生運動員,也就是說學生的身份優先,之後才是運動員,但你來是想打棒球的,你需要花很多時間加強球技才能有上場的機會,那你是怎麼在學生和運動員這兩個身份之間作調整的?

我覺得自己要想辦法把學業做到最好,那打球的話就是除了球隊練球之外,要自己利用額外的時間加強,比較不會像在臺灣的時候,花太多時間在其中一件事情上面;然後在這邊學到的就是如何用頭腦去妥善運用時間,不只是work hard(埋頭苦練),可能要用頭腦去做事情、安排自己的時間讀書這樣。

你的好朋友林家正現在是很優秀的大學選手,這幾年都有被大聯盟選秀選上,在臺灣他被認為是一個高中來美國發展很成功的例子;現在很多臺灣的國中生高中生想要來美國打棒球,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

最應該注意的,我覺得主要就是準備好自己吧!語言或是在學校的學習,這些是在臺灣比較被忽略的;還有就是自己要知道出了國就要拚,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不要一點挫折就想回臺灣。

我們有一個觀念,講到在臺灣這些棒球學校校隊的優秀選手,都覺得他們是不是都不太讀書,你對一般人這樣的想法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還是有選手會自己想要讀書,會花時間去準備課業,但是大部份來講,可能是球隊比較難去要求,或是說學校比較不那麼重視,所以就會讓外人覺得打球的都不唸書。

那這樣的選手如果想要來美國發展,是不是就會很痛苦?

我覺得離開臺灣一定會很痛苦的,只是程度的多寡而已,你決定要出國就要有這種決心,知道自己是為了夢想而努力,痛苦是一定的,但成功不是絕對的;有一個被大聯盟選上的林家正,但是可能有幾百個你不知道的蔡鎮宇,重要的是你不能再隨隨便便混,要自己準備好,要照著人家的規矩走。

很多人都擔心美國有種族歧視,或是說在學校在球隊會有霸凌,你自己親身經歷的感覺是什麼呢?

我覺得我換了三個學校,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我覺得我的隊友他們人都很好,在球隊當中也交到很多好朋友,平常碰到什麼問題他們也都很樂意幫忙;當然還是會有一些比較白目的隊友,會想要跟你玩跟你鬧一下,但是這個在臺灣也一樣會有,你就是自己要想辦法融入這個團體,而不是讓團體來照顧你。

你覺得一個剛從臺灣來到美國這個環境的人,要怎麼做才比較能避免這種被歧視或被霸凌的問題?

主要是心態不要太害羞,還有不要怕得罪到人家,也不要什麼事都沒有,就先覺得別人是不是在欺負我,我待過的球隊和學校都蠻開放的,大家都很好。

我們當然不能說絕對沒有,但是會不會有一些覺得被歧視被霸凌的,其實可能只是語言和文化上的小誤會?

 我覺得蠻多時候都會的,所以語言的準備和加強很重要,還有最好一開始能夠有熟悉美國文化的朋友教你,這樣在適應上會比較容易一點。

你在美國唸過兩年制的社區大學,然後現在在唸四年制的正式大學,目前為止對美國大學在學業和棒球之間的關係,你最大的感想是什麼?

大學喔...我覺得學的東西不只是在棒球上面,學業真的很重要,然後打棒球也不只是練習跟比賽,還要學會怎麼跟隊友互動、怎麼跟教練溝通;在學校的話就要比別人花更多時間在自己作業上面,自己遇到困難的話,學校都有很多資源要學著利用,想辦法幫助自己克服。

現在大學的主修是...

Kinesiology,中文是叫肌肉動力學吧?

肌肉動力學,你一直都對這個項目有興趣嗎?

我覺得算蠻有興趣的,因為我一直想過,如果以後不打球了,就會想要當教練或是物理治療師。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主要是因為還是想要待在棒球圈裏面,然後當教練的話是因為我真的蠻喜歡棒球的,會想要有一天帶球隊可以教一些年輕的球員;我覺得在美國學到的東西,不管是帶回去臺灣,或是說有機會留在這邊教球,從事一些跟棒球有關的事,這種感覺很好。

我們知道在美國從中學開始,如果成績不夠好的話就不能比賽、甚至不能練球,那你這個主修對語言的要求很高,你才來美國三年,是怎麼去面對這個主修的難度?

語言上的話,這個學科真的需要蠻常去找Tutor(家教)的,就是學校有提供的家教輔導老師,然後有問題我就會去教授的Office hour(上班時間)問,跟教授聊一下,他們都還蠻幫助我的。

就是說你自己要去花額外的精力,像剛剛說的去利用學校的資源,比一般學生花更多的時間來克服這些學習上的困難,因為你要維持夠好的成績才能待在球隊。

對,一般學生可能讀書就好,準備考試就好,剩下的時間可以休息或是出去玩什麼的;我們運動員就變成說練球比賽之外,剩下的時間要自己加強,還要拿來讀書,把成績保持夠好,還要有足夠的時間休息,所以就很難再有精神出去玩。

你剛剛說之前希望換一個比較好的環境、希望自己再進步,所以才一直轉學,那現在在這個學校算是一個實力比較強、競爭比較激烈的環境,你目前為止上場的機會也不多,自己要怎麼調適?

我覺得這很現實,現在在這支球隊自己沒有辦法上場比賽,就表示自己比別人差、有不足的地方;如果說調整的話,就是一樣要保持正面的心態,一樣每天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然後加強自己不足的地方。

會特別想要加強什麼嗎?

我覺得是打擊吧!特別是長打能力。

很多人看到你當然第一印象就會說以你的體格,要對你要求長打是不是會有點...

困難是嗎?我是覺得當然自己身材比人家差,然後長打確實是比較困難一點,但我還是覺得要想辦法加強,把自己能做的做給教練看,盡自己的能力幫助球隊。

如果當初留在臺灣沒有出國的話,你現在會在幹嘛?

大學快畢業了,我覺得自己可能會在準備,看有沒有機會參加中職選秀吧!或是也有可能打個業餘隊。

說到參加中職選秀,你對於現在新的味全龍隊有什麼想法?有人說能參加新球隊當然好,但是也有人說被選到要打一年二軍很划不來,你的看法呢?

我是一個棒球迷,我以前喜歡Lamigo,現在比較喜歡富邦,可是如果以棒球選手的身份來說,只要能加入職棒,能繼續打棒球,那對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事;就像我現在在美國打球,以後也不知道會以什麼方式留在棒球圈,但是只要還有這個機會,或是有球隊願意給我這個機會,我都會很感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