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國中睡行軍床 高中吹口琴 身障張雷鳴翻轉命運 長大當牙醫 成國手

封面圖/雅加達亞帕運期間,張雷鳴(右)向駐印尼代表陳忠(左)致意。李宇政攝。

有些身障朋友因為被過度保護,封閉在自己世界,66歲的張雷鳴就曾經歷過。他現在回想,國中在警衛室睡行軍床,寒窗苦讀考上成功高中,高中意外加入口琴社、當上社長,在那時燃起「為大家服務」的熱誠。張雷鳴現在是名牙醫師,也是身障桌球選手,以自身例子鼓勵身障朋友接觸運動、擁抱人群。

中華民國殘障體育運動總會,108年全國會長盃身心障礙者桌球錦標賽暨國家代表隊選拔賽,3月23、24日在高雄市立福誠高中進行。張雷鳴特地南下參賽,他一頭黑髮,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完全不像66歲。

張雷鳴。(圖/李宇政攝)

他表示,大學一年級才接觸桌球,從剛開始以全民運動、參與的心態,漸漸轉成競技、比賽,「畢竟自己也會有想要突破、克服的障礙。」張雷鳴曾入選2006年吉隆坡遠東及南太平洋殘疾人運動會(亞洲帕拉運動會前身)國手,獲得團體金牌,也拿過全國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的團體金牌。

張雷鳴的身障並非天生,他小時候右膝受傷後,當時因為貧窮、醫療不發達,延誤就醫,導致右膝不能彎曲,現在長短腳落差達13公分,後來左邊髖骨也感染骨結核,下半身活動角度相當有限。

民國42年次出生的張雷鳴,讀小學的時候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還沒實施,他是初中還要考試的最後一屆學生,家住永和的他,考到了大直國中。

每天公車通勤,加上拄著拐杖行動不便,所以常常遲到,後來警衛室的阿姨主動幫忙,特地準備行軍床讓張雷鳴在警衛室睡。張雷鳴說,「正因為省下了通勤時間,在國三那1年可以專心準備聯考,如果還是每天通勤的話,肯定考不上成功高中。」

而進入高中開始有社團活動,張雷鳴笑說,因為比較熱門的社團已經額滿,自己像是「被迫」加入口琴社。

在此之前從未看過口琴的他,因為行動不便,開始專心琴藝,高二還被推舉為口琴社長,學習當領袖,就從那時候起,點燃張雷鳴心中「服務」的熱誠,也打開心胸,大方走向人群,「我血型雖然是A型,現在個性卻很外向,有很大原因是高中造成的。」

進入準備大專聯考階段,張雷鳴在輔導老師的建議下,以牙醫為目標,「因為牙醫是坐在椅子上幫病人治療,比較用不到下半身。」

張雷鳴開玩笑說,因為體育課無法運動,只好乖乖唸書,果真考上高雄醫學院(高雄醫學大學前身)牙醫學系,他現在回想起過去,真的印證「當上帝關了一扇門,必打開另一扇窗」這句話。

張雷鳴在大學時期,繼續精進口琴,再度成為口琴社長,現在還是國際級評審。他說,評審也是要上台演奏,這樣才能證明自己有資格當評審,也因為習慣在眾人面前表演,所以不像有些身障者恐懼群眾。

雅加達亞帕運期間,張學鳴以行政人員身份幫助代表團。(圖/李宇政攝)

而張雷鳴的女兒張筑婷從小耳濡目染,張筑婷在國中時期有一次才藝表演,因為口琴獲得冠軍,從此更有興趣。雖然張筑婷並不是音樂專科出身,卻能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出,還締造連續輪流吹奏250把口琴的金氏世界紀錄,父女還一起出過CD,成為佳話。

「我的人生一路真的很多貴人,特別是教我口琴的胡顒之老師和劉金山老師。」張雷鳴並透露,其實他的父母過世的早,念書學費還是當時已經出嫁的姊姊贊助,所以自己一直秉持「己利利人 己達達人」的理念,雖然自己身障,但還是可以幫忙、服務。

張雷鳴的「雷鳴牙醫診所」從民國69年開業至今,他還當過台北縣(現為新北市)牙醫公會理事長,隨隊比賽,也時會兼任隊醫角色。

張雷鳴把人生歷練和運動比賽融會貫通出道理,運動最主要目的是健康、快樂,而透過競技,自然而然追求突破,「有榮譽心,就會進步的動力」,以自身經歷,鼓勵身障朋友迎接陽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