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道》不一樣的路 運動心理諮商師黃顯詠

淡出擂台、卸下運動員身份,2010年廣州亞運金牌黃顯詠正走著不一樣的路。

「大家都以爲我有奧運夢,但其實我小時候只是立志要當運動健將,所以決定沒有要比賽時,很多人會問怎麼不繼續打,畢竟好多跟我同屆還在場上,但我不會後悔。因為現在心境有點像,當初拿到亞運金牌,我早一點進入運動心理這領域,我在這裡,是成為年輕、新科運動心理老師,沒有人要做,多一個我出來,說不定能改變一點事情。」

24歲黃顯詠11月初獲得運動心理諮詢老師授證,從前線作戰轉為後勤,用不同方式幫助她熱愛的運動。

「我大二的時候,上了運動心理學這門課,遇到張涵筑老師,她影響我滿多,透過她課程設計,我會去開始思考說,未來想要做什麼。某一次和張涵筑老師聊天過程中,她就只是隨口問一句,『不然你來當運動心理師好了』,因為我自己的個性,我覺得也是喜歡聽,也喜歡給建議,我覺得好像可以,我就跟老師說好啊,不然你帶著我,有什麼機會我可以幫你,是因為這樣子我才接觸。」

黃顯詠坦言在這之前,結束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生活後,進入台灣體大就讀,起初有點不習慣,「我最初其實也是去考了教育學程,但去實習之後,我發現我沒有很喜歡。」

她認為不是生活型態轉變的問題,「主要還是興趣,找到自己想做的很重要。我會走運動心理學,是因為我覺得教練、老師,當的人太多了,沒有人願意出來做這件事(運動心理師),我覺得我會願意出來努力看看、試試看。」

運動心理在運動科學領域(運動營養、運動防護、運動訓練等等),相較冷門。黃顯詠說,「很多人都以為這個專業只是頂尖運動員、國家隊選手需要,但我覺得更需要是在基層的時候,就要給他們建立這樣的觀念,像我了解到這個知識,然後開始懂得去自我覺察的時候,把專注力放到自己身上,真的會很不一樣。」

2015年新北市全大運,黃顯詠代表台灣體大,出戰跆拳道女子49公斤級,賽前她常透過Line跟張涵筑老師聊天,「我是一個比較容易焦慮的選手,就是完美主義,明明練夠了,我會想要、還要再多練,就覺得練不夠,那老師可能就有給我一些方法去做,那我照著她的指示之後,我也達成了大專盃的金牌。」這面獎牌是她2010年廣州亞運後的第一面金牌。

接著隔年台東全大運,黃顯詠把她自己方法用在同學柔道專長的張穎竺上,「她跟我有一點點像的狀況,那我就複製,用在她身上,結果她在大專盃當天,傳了她冠軍照片給我看。當然這不能完全說是我的幫忙,可是這種感覺很好,我有幫到她。」

她笑說,「後續其實還有一些小選手,就是有給我一些回饋,讓我覺得做這件事很有價值。」

(封面照片/黃顯詠提供)

相關閱讀:

《跆拳道》踢出一個未來 黃顯詠從零到亞運金牌

《跆拳道》走過年少有為 黃顯詠體會金牌光環與重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