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運彩專欄》英國球迷狂熱之謎 (下)

文/派翠克(大頭有限公司製作)

Pearson使用人類學的「參與觀察法」,追隨曼聯、 黑池及英格蘭國家隊球迷看球、做訪問、收集數據,寫成《An Ethnography of English Football Fans: Cans, Cops, and Carnivals》。一般而言,相對斯文的亞洲人很難明白,為何英國球迷專程進場惹事呢?

Pearson解釋英國人進球場,不單單是看球,而是參加一場嘉年華。球迷所支持的球隊相當於身份認同,如中產家庭支持利物浦,基層百姓支持埃弗頓,買不到門票,他們也會與家人和朋友到球場附近的酒吧聚會看球,享受比賽的狂樂氣氛,稱之為「The Craic」,大意為「瘋狂、有趣的事情」。

九十年代流行的愛爾蘭俚語Craic,有多種說法,如The Craic was 90,意思是「一生難忘的狂樂」;如果愛爾蘭人問:「What’s the craic?」,意思是「你好嗎?」英國球迷看球是Good Craic,所以過往一直不喜歡遊客和外地人進場,導致他們買不到門票。Pearson試過坐在陌生人旁邊,差點被打,他解釋這是英國人一直抗拒外國商人入主球隊的原因。

當心之所向的愛隊獲勝,球迷視如自己人生的成就,即便工作和生活受到重大挫折,短時間內也能拋諸腦後。相反,當愛隊連連敗北,辜負厚愛,球迷會沮喪、失落、暴怒,甚至覺得尊嚴受損。忠誠的球迷不像現代球員會移情別戀,就算球隊成績低落,依然會支持到底,否則便不能再跟朋友享受每週的嘉年華。

(照片來源:圖檔AP18192786895716| 美聯社授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