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殿堂圓夢落淚感謝家人 謝喜恩:不要設限自己

「賽前我爸傳簡訊給我,他說,『恭喜妳參加這次東京奧運,也完成了我當選手,沒有完成的夢想。』能夠踏上奧運,真的很感動,感謝上天,感謝家人支持我,做我想做的事情。」

台灣田徑女將謝喜恩,奧運初體驗比得不是個人專項100公尺跨欄,而是沒有欄架的賽道,她在東京奧運田徑女子100公尺資格賽跑出12秒49(個人最佳為12秒33),排分組第七無緣晉級預賽。

「說真的,賽前收到很多訊息,『為什麼是你去參加』之類的,然後每一個家人都錄一段影片給我,都支持我,要我不要理外面的聲音。」謝喜恩談起家人的支持,默默泛淚、紅了眼眶,哽咽感謝他們,臉龐已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

謝喜恩為阿美族,來自運動世家,父親謝德川是她的啟蒙教練,六月底她才接獲中華民國田徑協會通知,取得世界田徑總會的保障參賽名額,身為跨欄選手卻將代表我國參加東京奧運女子100公尺。

她坦言賽前許多質疑她的留言訊息,自己並沒有理會,單純不捨家人被迫接受這些負面聲音,也不斷告訴家人不要去理會那些訊息。

「我真的不care,因為每件事情只有你自己知道在做什麼,因為別人看,只看到表面,他不知道過程當中你經過什麼,所以我把那些攻擊的話,當成也許他們是羨慕,不然為什麼看你,為什麼要追蹤你,當成他們想要關心。」

謝喜恩自我調侃性格樂觀,屬於好傻好天真的類型,所以不被外界聲音影響,不會想太多,專注自己,「在台灣練田徑,想要站上奧運,真的太難了。從小就夢想奧運,也沒想過選手生涯真的穿上國家隊戰袍。但我很想說,只要堅持信念,就像在跑道上,努力下去,還是有機會的,如果你中途放棄了,真的會什麼都沒有,不要設限自己的目標,真的去闖,才會抓到夢想。」

終於踏上圓夢的舞台,謝喜恩想了想,自覺腦袋一片空白,心情上有些不可思議,「看到跑道上面的五環,才有種我真的站上奧運場上了。」

她表示無法以專項的百欄參賽,有點遺憾,而且因為這兩項,運用技術完全不同,改不了起跑後默數八步的習慣,身體也會不由自主向上反應,「雖然沒有預期的好,但我全力以赴,沒有對不起我付出的,這成績在大賽當中,還算OK。」

從進場唱名,雙手交叉比讚,她驕傲擺出的姿勢,也來自家人,「他們拍影片都做這個動作,就說當作我的招牌動作,我想了想就用吧,我也不想呈現緊張感,畢竟這是我第一場奧運,也可能是最後一場,不管成績如何,我就盡情享受。」

(圖/楊育欣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