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道》奧運初代目 許芷菱回憶壓力壟罩的千禧年

文:洪偵源

自2000年雪梨奧運起,跆拳道正為正式競賽項目已21年,許芷菱是當初首批征戰奧運的成員之一,她也道出外人難以想像的壓力與失落。

1998年曼谷亞運,許芷菱替中華隊踢下一面金牌,當時還因南韓不服比賽結果,提出申訴的情況下,第一時間還領不到獎牌,那年她也從國立體院(國體大前身)畢業。

如同許多選手一樣,許芷菱離開校園後,為就業問題也進入學校擔任教練,雖為了首屆奧運,各路好手都磨拳擦掌,她本身也不例外,但有教職在身,就難以像過去一樣,全心專注訓練。

「那時候身上還有傷,比較嚴重的膝蓋部位,去看醫生就得休息,你休息的期間人家在練習,還要把沒練到的課表補回來。」許芷菱說,這樣的循環下,身心就顯得疲憊。

就算打下奧運資格賽的勝利,許芷菱完全沒有任何喜悅,想的只是又完成了一場比賽,拿到了另一場勝利而已。

身心疲憊的情況下,對挑戰奧運的熱情就逐漸消退,而且許芷菱要角逐的女子57公斤級,還有一位名氣響亮的競爭對手陳怡安,被視為角逐奧運金牌的大熱門。

陳怡安是兩屆奧運示範賽金牌,還在電視台工作,進入千禧年之前,是台灣曝光度最高的跆拳道選手,一宣布要爭取雪梨奧運國手資格後,瞬間成為矚目焦點。

許芷菱回憶,當時在親友鼓勵下,認為這是首次成為正式項目的奧運,就放手挑戰看看,「怡安學姐知名度比較高,目光都在她身上,其實我就沒什麼壓力,就拚拚看嘛!」

最終許芷菱擊敗陳怡安,拿到奧運參賽資格,她笑說,當時的報導,還是以陳怡安為主,版面一半都是她,自己只有小小一格,「學生還問我怎麼回事,我還留著當時的報紙。」

確定能參加奧運後,被譽為「奪金部隊」的重擔又隨之而來,也無形增加許芷菱與隊友們的壓力,該屆參加奧運的還有黃志雄、紀淑如以及許吉宏,許芷菱當時是4人中最年長的選手。

當年的時空背景,被視為國球的棒球,中華成棒隊在1999年兵敗漢城(今首爾)亞錦賽,無緣雪梨奧運,期待的目光,也逐漸轉移到跆拳道身上。

許芷菱回憶,其實當時率先出賽的黃志雄、紀淑如壓力會比較大,「只是沒有拿到金牌後,壓力就掉到我跟許吉宏身上。」

可惜的是,許芷菱與許吉宏,都沒能叩關獎牌戰,「難過一定會,畢竟當初設定的選手都在我這一邊,做了很多準備,但還是輸掉了!」

該屆奧運結束後,帶回兩銅的中華隊也面臨不小的批判聲浪,許芷菱苦笑說:「當時不論是教練、領隊也好,還是我們選手,都想拿好成績,但是比賽誰都無法預測結果,何況是最高殿堂的奧運。」

許芷菱也在2000年高掛國手戰袍,因為她很早就決定奧運後要退役,「因為已經在學校工作,加上傷勢,我真的很累了,最嚴重是只要腳踢出去,我就跌在地上,已經站不住了!」

之後雖曾復出挑戰全運會,但許芷菱已力不從心,就把心力全都放在教練工作至今,2018年台北品勢世錦賽,許芷菱還是中華隊教練團成員。

當年打奧運,還是傳統護具、人工計分,許芷菱對現今電子護具的生態,感受到極大差異,甚至一度懷疑這是否是自己從小學習的跆拳道,但也明白是時勢所趨,所以除教學之外,她培養自己更廣泛的興趣,不讓人生侷限於跆拳道。

(圖/許芷菱提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