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陳禹勳專訪/從不留紀錄球 唯一珍藏有「她」的愛

生涯至今累積103次救援成功、80次中繼成功,樂天桃猿陳禹勳目前兩項數據都是中職史上第3人,年僅31歲的他,不僅有望突破聯盟救援王、現任統一獅代總教練林岳平的129次救援成功,立下空前障礙,也很有機會挑戰「百中繼百救援」的史上唯一紀錄。

8月5日出戰富邦悍將,陳禹勳9局上僅用7球連續解決3人,助桃猿以4:3擊敗悍將,並達成百救援里程碑,成為繼林岳平(129次)、凱撒(124次)後的史上第3人;8月30日對上統一獅,他又以2局無失分拿下本季第10次中繼成功,生涯第二度單季中繼與救援成功皆達雙位數,史上首見。

儘管為自己和「樂天元年」寫下大紀錄,但陳禹勳始終對獎項和紀錄看得很淡,從不留紀念球、獎盃或任何球衣,就連辛苦拚來的冠軍戒也都送人了,這不代表他不在意,而是認為榮譽放心底就好,不需要把物品本身看得太重要,「像是中繼王、救援王,其實是球隊給我機會上去,是隊友、教練給我機會表演,我才能有這獎項,也是因為球隊有贏球,還有野手幫忙打分數、幫我守備,所以,雖然獎盃是我得到,但假如可以送一些朋友或是需要這物品的人,我覺得比較有意義。」

無論是職棒初登板投出的第一球,或是第一次救援成功、百救援等紀錄,任何想得到的紀念球或獎座,陳禹勳完全沒留,唯一的例外帶有滿滿遺憾,卻也繫著與外婆最後的連結與愛。

外婆2017年8月因癌症辭世,9月9日舉行告別式,陳禹勳早已向球隊請假送外婆最後一程,球團和教練都希望陳禹勳當天先休息,不過,他仍堅持回球場備戰,「以前只要我比賽,阿嬤都會準備食物,只要我練球或比賽,就要我好好休息,像國、高中時期,阿嬤常來看比賽,都會叫我快點回去休息,因為她覺得練球和比賽都很重要。」於是陳禹勳告訴教練,處理完阿嬤後事會馬上趕到球場,「我也想休息,可是阿嬤一定會叫我回來比賽。」談起最疼愛自己的阿嬤,陳禹勳滿臉溫暖笑容。

當天比賽,桃猿一度落後中信兄弟,陳禹勳搭車返回桃園球場時已進行超過5局,他趕緊換衣服做操準備,心裡直覺「今天一定會贏」,結果前7局戰成平手,猿隊8局下進帳3分取得領先,陳禹勳銜哀在第9局登板,後援1局無失分,順利守住6:3的勝利,拿到該季第33次救援成功,也確定抱回生涯首座救援王,只是賽後忍不住難過落淚,遺憾阿嬤來不及見證殊榮,他便將這顆救援球留了下來。

「超過100次救援成功,只有那一場讓我印象比較深刻,也只留這顆球。」家人是陳禹勳心中最柔軟的一塊,當晚,陳禹勳將身穿「我愛阿嬤」的照片上傳到粉絲團,寫著「阿嬤,愛妳喔,妳是我的驕傲」,之後好一段時間,陳禹勳賽後都會望向天空比出手勢,向天上阿嬤訴說「我愛妳」。

陳禹勳手持阿嬤告別式當天拿到的救援成功球,以及百救援表揚獎座。

陳禹勳2014年菜鳥年就贏得中繼王,2017、2018年蟬聯救援王,且締造單季37救援、史上首度連兩年30救援等「鄉長障礙」,今年又寫下百救援,並持續推進救援紀錄,也有望叩關空前的「百中繼百救援」,但他依舊平常心看待。

「因為以前強的投手可能都去先發,要吃長局數,有時候又要後援,現在分工細、定位明確,我只是第3個百救援,可能過3、4年就有人破紀錄了,紀錄不都是讓人家來破的嗎?假如這場贏了就是下半季冠軍,我會特別專注認真,百救援只是一次救援,只是剛好是整數,等我退休了、投不動了,最後一次上場才是要特別去感受、享受那一天。」創新猷沒有列進目標裡,陳禹勳滿腦子都想拚冠軍,眼前最大目標仍是幫助球隊挺進史無前例的4連霸。

身體健康也是陳禹勳拚到百救援的雄厚本錢,但其實他的右手曾兩度動刀,歷經辛苦復健才能重返投手丘;現在回頭看來,他很慶幸是學生時期就撐過這階段。

陳禹勳高中時是強恕的王牌投手,因投球過量導致右肘韌帶撕裂,高三時接受Tommy John韌帶置換手術,只是他當時完全沒有復健觀念,傻傻以為開完刀就能投球。他苦笑說:「那時候不太懂復健,開完刀出來,手就這樣吊著,動一下就痛,無法伸直,要彎也沒辦法全彎,真的覺得人生黑白。假如知道做復健那麼累,我可能就不會打球了,最痛的就是凹角度!」

陳禹勳比手畫腳回憶當時煎熬,也因毫無概念,第一次術後復健不算太認真,之後進入台北體院(現為台北市立大學就讀,恢復慢慢投球的階段,「丟第一天的時候,肩膀很痛很痛,停止投球又恢復投球,這情況反覆三次,受不了就再去照一次MRI核磁共振。」儘管右肩沒檢查出異狀,可是,陳禹勳心想手肘尚未完全復元,肩膀疼痛也沒改善,「那就去開一開好了!」

結果,陳禹勳被物理治療師唸了一頓,「他說,陳禹勳你是笨蛋嗎?人家是盡量不開就不開,你不是,沒事也要開,保險保很多嗎?結果開完之後,醫生說禹勳恭喜你喔,肩膀沒事。」經物理治療師評估,陳禹勳又要3個月後才能投球,結果他復健一個半月後,就開始在學校偷偷丟球,他邊說邊笑:「肩膀雖然沒事,但開完刀就不痛了,手就好了,很神奇吧!」

儘管多耗了一段養傷復健期,但起碼疼痛不再,開朗又無厘頭的陳禹勳如今回想起來,還用「幸運」形容,因為挨過兩刀仍能重返投手丘,在職棒佔有一席之地,真的很不容易,「等進職棒後就覺得,還好是高中開刀,假如現在才開,球團會等你嗎?假如沒有一些成績,球團怎麼會等?身體健康真的是最大本錢。」

家人是陳禹勳心中最柔軟的一塊,對父親陳永遠也有說不出的愛與尊敬,眾所皆知他手套上的「Forever」就是爸爸名字。(郭羿婕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