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菁英育才計畫》霸澤昂依邦-苦練的地才

「依邦她個性很乖巧,吃苦耐勞,然後訓練上,別人可能會動腦筋去偷懶,但她動腦筋去把細節做得更好。」

屏東來義高中舉重教練盧映錡肯定愛徒霸澤昂依邦的認真性格,從接觸運動起,不會是全場最突出的那一人,但卻是練習最努力的其中一位。「依邦她其實沒有什麼舉重天賦,條件大概中上,稱不上最頂尖、最優秀,但就是比別人更願意去練,然後花時間,更專心、用心去做到好。」

排灣族出身的霸澤昂依邦,小時候原本練田徑,專項短跑與跳高,但一直沒有在田徑闖出名堂。直到她國二那年,來義中學剛成立舉重隊,在親戚建議下轉換跑道。

「一開始不知道舉重是什麼,沒有聽過,也沒看過,原本抱持只想玩玩看的心情,但一週後,就沒有想要回田徑隊,舉重真的很好玩。」槓鈴跟槓片的新奇組合,盧映錡教練循循善誘,以及過去在田徑沒有獲得的成就感,不斷更迭向上的公斤數,激發出霸澤昂依邦對舉重的熱情。

但起初家裡反對霸澤昂依邦從事舉重運動,盧映錡坦言不了解舉重或者運動員生涯發展的民眾,的確不放心孩子投入,「所以要讓家長明確知道,小孩子未來趨勢怎麼走,然後孩子願意努力,比出成績後,他們會比較安心。」

舉重路上,撐起霸澤昂依邦的不只是熱忱,還有引領正確方向的明燈,台灣舉重界兩位奧運英雄、啟蒙教練盧映錡和國立體大教練陳葦綾,分別為2008北京奧運舉重銀牌跟金牌選手。

「剛練舉重的時候,完全不知道兩位教練是奧運奪牌的傳奇運動員,是到國三,陳葦綾教練下來協助我們,人家跟我們說,才知道她們這麼厲害。」霸澤昂依邦非常感謝兩位教練指導,「 能讓兩個奧運奪牌選手教到,真的很幸運。她們在舉重當中,有各自不同領域的專長,盧映錡教練,主要在技術,陳葦綾教練是力量,兩個部分都有學到。從一開始不曉得,到後來給她們教了之後,深深覺得她們真的很強。」

練舉重一年後,霸澤昂依邦先在105年台東全中運嶄露頭角,國三的她獲得國女組48公斤級第二名,建立自信心。隔年宜蘭全國運動會摘銀,接著2018亞洲青少年舉重錦標賽第二名,去年高雄全中運奪金。

「從國二到大一,一直沒有想放棄舉重的念頭,原因是因為映錡教練,她對我們真的很好,我們受傷或有什麼狀況,都會在旁邊關心我們。」霸澤昂依邦把盧映錡教練視為偶像,更是推心置腹的閨蜜,「看著映錡教練每天這樣努力教我們,花了許多心思,然後知道她過去的故事跟成就,所以想拚到跟教練一樣,不然就是要比她還要強,不要辜負教練。」

除指導學生舉重,盧映錡還安排英文家教課後輔導,霸澤昂依邦說,「教練很注重外語,我們高一的時候,就找家教全程英文授課,主要針對英文單字,會話這些。她希望我們將來出國,可以生活,也能夠勇敢表達自己。」

盧映錡覺得關鍵還是學生願意接受,「英文這方面,主要是希望他們簡單的生活會話要能運用,這樣對他們將來才有幫助,而比起其他孩子,依邦很願意學,畢竟小孩子有沒有心,是看得出來。這塊我也不會特別去強迫他們,如果他們不願意去學,那也沒辦法。」

去年底征戰舉重世錦賽返台後,霸澤昂依邦左肩舊傷復發,陷入低潮,盧映錡以過來人經歷輔導,依邦回憶,「教練告訴我要怎麼去克服,但如果真的不想克服困難,那就放掉舉重,從新來過,自己去選擇。但我很喜歡舉重,不想放棄,我都努力拚到這邊,為什麼要放棄,而且我已經跟教練約定,我想要拚奧運,有好成績,可以顧到家裡。然後像教練一樣,自己之後有了成就,回饋給學弟妹。」

霸澤昂依邦從小父母離異,單親家庭長大,自從舉重出成績後,賺取額外獎金,她非常想協助父親,分擔家裡經濟。才要滿19歲的她,目前就讀國立體大陸上運動技術學系,現在教練陳葦綾藉由過去相處,理解依邦的心情,要學生好好休養一年,復健治療。

在「運動菁英育才計畫」的協助下,物理治療師固定訪視和照顧,處理運動傷害,平時訓練和出外比賽也有防護員幫忙。霸澤昂依邦很感激這些資源,助她專心恢復調養。

由於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國內許多賽事被迫取消或延期,原訂今年五月的全國大專院校運動會尚未確定復賽日期,霸澤昂依邦坦言因為傷勢,比賽原本就安排暫緩一年,「所以現在全心去治療,不用著急,當然我有想過東京奧運變成2021,有機會挑戰看看,但肩膀傷勢還沒好,主要還是把目標放在2022杭州亞運。」

胸懷大志、信念堅定的她說,「要專注做好當下的事情,但不能只看現在,更要放眼未來,才不會被侷限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