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中有話》王宜民 (下):很多你本來崇拜的選手,在實際接觸之後會有點改觀

文/文生大叔、攝影:陳筠 / Twinkle 一瞬之光

一個從來沒有打過少棒的棒球員,要怎麼去教一群從來沒有打過棒球的孩子認識這個運動?桃園市大勇國小的王宜民總教練說他到現在都還在學習;他說棒球隊的孩子是來讀書然後順便打球,不是只來打球的,所以學校和球員之間的連結也特別重要,不能讓棒球隊變成一個與學校無關的個體。

上一集我們聊到桃園市三級棒球獨霸一方的訣竅,這一集王宜民告訴我們為什麼他不以競技棒球的成績為重,反而更努力推廣樂樂棒球和社區棒球; 你可能無法想像一個少棒教練對棒球有多執著,但從王宜民的回答中,我知道棒球對他來說已經不只是一份熟練的工作而已。

你曾經是頂尖的青棒國手,後來在職棒的表現也很不錯,但是現在要教的是最基礎的少棒小球員,你碰到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應該就是從新學習怎麼帶少棒球員吧!我國小時並沒有打球,所以我沒有打少棒的經驗,沒有少棒教練怎麼教我的那種回憶,也沒有國小球員怎麼從零到有的那種學習經驗,所以只能邊教邊學;幸好大勇國小本來就有一個很棒的教練團,我很幸運地可以邊教邊學,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

我對少棒教學的第一個啟發,就是原來對少棒的小朋友不是從技術面去切入,而是要從生活面開始,你要教會他們懂規矩,知道教練一個指令之後要去做什麼,這樣才會省掉很多事情,不會浪費很多時間去管秩序;少棒球員一開始都是一張白紙,從手套怎麼拿、球要怎麼拿、到球場要做些什麼事、要怎麼做操,這些都要一個一個教,慢慢讓他們上軌道。

所以等到真正開始比賽了,才是最不擔心的時候?

對,因為比賽就是平常技術練習的驗收,這些都是訓練上的累積,經驗夠了就會在比賽中表現出來。

你在2018U-12亞洲盃的時候,曾經說過你最擔心小朋友在大比賽的時候會緊張,那真正碰到那種情況的時候,你是怎麼克服的?

要想很多方法去讓他們放鬆,但是也有時候需要讓他們亢奮,說沒有壓力是騙人的,因為只要有競爭就有壓力,所以我們必須讓小朋友們習慣壓力,習慣壓力之後你就可以改變它對你的影響;當我們教練發現小朋友的表現受到壓力影響的時候,我們就用一些方式去幫他們排解。

2018年我們在冠軍賽碰到韓國隊,大家都想打贏韓國,小朋友當然也受到影響,但是在那樣的情況之下,我反而是去刺激他們,要他們臭屁一點;我說韓國選手就算輸了也還是很臭屁,所以我們不要輸給他們,我們要比他們更臭屁,我們就是最好的。

那場比賽我們實力是贏過他們的,但是到了第五局時我們被超前,我就跟小朋友說,這就是棒球,也是以後我們人生都會遇到的狀態;我們現在落後了,就要想辦法追回來逆轉,這樣才是棒球好玩的地方,那我們一起來讓這場比賽變好玩,好不好?

高中或是國中的選手,可能多少都已經考慮過自己是不是要繼續走棒球這條路,但是在國小這個階段,教練會不會要多花一些心思,來維持小朋友對打棒球的興趣?

其實不會,因為他們對棒球的熱忱是一樣的,但是我自己希望能維持一個多面向的棒球環境給他們,我希望他們注意學業,像大勇的球員跟學校都有緊密的連結,他們是來讀書然後順便打球,不是只來打球的;所以球隊球員他們跟同學、跟學校老師都有很深的感情基礎,這些連結也讓整個學校會關心球隊的成員跟表現。

在臺灣我們會注意到很多學校,好像球隊是一個個體,除了掛著學校的名字之外,好像跟整個學校的其他學生沒有什麼連結,成績好的時候當然會表揚,但是要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就推給棒球隊那些打球的,跟學校沒什麼關係;我覺得我們要去強調這層關係,畢竟這些球員還是學生,他們是學校的一員,不是只來打棒球然後就回家的,

現在很多年輕的教練都在努力做出改變,我覺得臺灣少棒整體的環境是在進步的。

我覺得特別感動的,是看到大勇國小的校長有說,全校的小朋友在畢業前都要打過棒球,我也記得你說過,樂樂棒球或是社區棒球打得好的,可以來嘗試參加校隊。

對,我們學校在樂樂棒球還有社區棒球這一塊有在努力,棒球是一個比較有危險性的運動,所以在國小我們會先從樂樂棒球開始推,這是泡棉的,很安全的,也有越來越多的學校願意去嘗試樂樂棒球,讓小朋友去打球、去丟球;這幾年在大勇這邊我做了一些新的嘗試,算是打破了一些既有的框架,譬如說傳統學校一般棒球隊是從三四年級就開始招生,但是現在我一律等到五年級才開始收球員;在那之前我讓他們去打樂樂棒球,然後去打比較輕鬆的社區棒球,讓他們在沒有壓力的環境裡培養對棒球的興趣。

所謂的社區棒球,和傳統校隊的競技棒球有什麼不一樣?

社區棒球是最近這十年左右開始起來的,是打軟式的棒球,通常就是在週末去練球或是比賽,家長對於技術面的期待感也沒有那麼大,只是希望小朋友多運動一下,也因此在理念上和競技棒球是會有一些差異的;我在大勇成立了社區棒球隊就是希望搭起這個橋樑,我想讓兩邊的教練都可以接受說,在少棒這個環境我們最應該做的是把人口基數做大,大家應該要合作而不是競爭。

我覺得社區棒球是一個平臺,他可以讓家長稍微認識一下打棒球是怎麼一回事,也跟教練在比較輕鬆的情況下可以多交流多認識一下,不會說因為對競技棒球的不瞭解,就完全不讓小朋友打棒球;接下來如果小朋友真的有興趣,球技上的表現也很好,家長就會比較接受可以讓小朋友去參加競技棒球的校隊。

所以社區棒球其實是一個讓更多小朋友去嘗試棒球的工具。

對,如果家長覺得只想讓小朋友打好玩的,或是希望小朋友多專注在學業上,那社區棒球可以讓小朋友學習到合作精神、對挫折的忍耐度、對壓力的排解,這些都是現在小朋友比較缺乏的;從我們大勇這邊開始,慢慢也有其他地方的教練會來問我們,說社區棒球發展的怎麼樣?好處是什麼?要怎麼跟家長應對等等,這些都是我們很樂意去分享的經驗。

桃園這邊目前大概有七八個社區棒球的球隊,光是我們大勇這裡就有一百一十位左右的小朋友在打社區棒球,從大班一直到國中都有,也是照年齡分等級來練習,八歲以下一組、十歲以下一組、十二歲以下一組這樣,由不同教練去帶。

在社區棒球的推廣上,除了週末的練球跟比賽之外,還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做法?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激發起小朋友還有家長的興趣,所以這三年我們很幸運靠著一筆社區棒球的推廣經費,舉辦了一個我們叫做社區棒球嘉年華的活動,這讓我可以跳脫競技棒球的那些比賽,真正幫社區來玩棒球;我找了街頭藝人,一起辦了園遊會,也找了相關棒球體驗的器材跟遊戲等等,目的就是讓一些本來對棒球有興趣、卻還不敢嘗試的小朋友和家長們,可以在更輕鬆的環境之下來嘗試這項運動。

說到家長,美國這幾年常常碰到有家長過於投入,會和教練發生衝突,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當教練一定都有碰過,可是在大勇這樣的機率比較少,我也會告訴其他的教練說,家長一定很關心小朋友的表現跟機會,那我們的責任就是要跟家長多溝通,讓他們了解說不可能每個人都會有一樣的上場時間,不可能每個人都輪流打兩局這樣。

我們在招生的時候,不管是校隊還是社區,都會辦說明會來和家長溝通,把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特別是上場機會和時間等等,都盡量先說明清楚;那等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就算是一年後兩年後,我都可以告訴家長說,這些都是我們討論過的,而且這些狀況不是針對你的小孩,因為以後到國中到高中,你一樣會遇到這樣的狀況。

要是有家長跟你說,我小孩真的很棒,你一定要天天讓他先發,他才會有好的成績出來,那你要怎麼處理?

這樣的狀況很多教練都碰到過,有家長曾經是職業球員的,他會比較在意他的小孩、會想要介入球隊調度的情形,他們會比較放不下;這種事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可能會直接跟他說,那賢拜你也懂棒球,如果你願意的話,球隊讓你來帶,先發球員都讓你排,我在旁邊幫忙就好,我很確定,當他必須要去承擔比賽的成果、當他必須要去面對其他的選手和家長的時候,他的態度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我覺得現在的教練就跟老師一樣,觀察能力要很強、溝通的能力要更強,也要敢面對家長去把自己的立場解釋清楚;當家長有誤解的時候,可能一開始聽不進去,但是一次兩次你跟他好好解釋,他如果要繼續讓孩子待在這個環境,他慢慢就能體會教練的立場。

那換一個不同的角度,有沒有碰過你覺得天份很好的選手,卻不想繼續打下去的?

有啊!從國小到高中都有,有些不想打球了就去當流氓,勸也勸不回來,但是大概過了半年一年就會跑回來說,教練我還想要打球,可不可以回球隊,那種時候都已經太遲了;國小也有,可能是四年級五年級的時候家長不准,或是小朋友怕累,但是到了六年級又想要回來打。

國小是選手技術打底的時候,損失掉一年半年,你到了國中就已經追不上別人了,投手如果很優秀的話也許還有機會,但野手就真的很難;另外一個就是心態,你已經有過一次放棄的經驗,你只是想要玩棒球,但是一辛苦你就想要放棄,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什麼時候又要再放棄?

會不會擔心有人說,你當教練就好好帶球隊就好,把成績打好,不要浪費精神在這些其它的事情上?

我一輩子都在競技棒球的範圍裡轉圈圈,所以我一直想要嘗試新的方式去努力,為這個環境帶來一點改變;在臺灣我們都知道,要靠成績才能證明你的球隊帶得比別人好,但是我也會去想說如果我不光靠成績,而是靠其他區塊的成就來得到認同的話,那我是不是就走出了一條不一樣的路?

我們大勇國小有一個這麼好的球場、有一個四百公尺的操場、有一個簡易的球場,在校園裡是安全的,也不用擔心說要到什麼其它的地方去練球;那我想到的就是利用週末我們校隊沒有使用的時間,來讓更多的小朋友可以嘗試棒球這個運動,所以我才來推行社區棒球。

你對少棒運動有一種超越勝負的使命感嗎?

不敢這樣說,我還是認為我必須把競技棒球的本分做好,但是很幸運因為學校支持,還有一起的這些教練們也都很願意付出自己的時間,所以我們才能做這些嘗試;我們的三級棒球競技成績,每年結束了就是結束了,每一年都要重新再來,如果我們只看到成績,那我們就永遠陷在這個圈圈裡。

我希望我們在競技棒球上,能努力保持大勇國小應該有的競爭力;但是在那之外,我也希望可以為我們少棒的周邊環境帶來一些新的思維,讓這個喜愛棒球的環境可以越做越大,也讓大家知道大勇國小在做這樣的努力。

你從小到大最崇拜的棒球選手是誰?

最崇拜的...學生的時候可能是陳義信、郭李建夫這些比較頂尖的選手,都是我們崇拜的對象,守備上就有張耀騰、林琨瀚這些選手,大概都是92年奧運那批;我沒有什麼很特定的偶像球員,很多你本來崇拜的選手,可能在實際接觸之後會有點改觀,會覺得說,原來他是這樣子的人,那也是一種很有趣的經驗。

亞青的時候你碰到過松坂大輔,後來他在日本職棒獨當一面,但是去了美國卻好像沒有那麼成功,你會覺得意外嗎?

我不會,當年他真的是很棒的球員,但是有太多的因素造成他的失敗,譬如說他身體上的傷勢、還有環境和語言的適應狀況等等;語言是亞洲選手去到美國最需要克服的,美國有自己的美洲文化、有拉丁選手的拉丁文化,亞洲選手在競爭上是處於劣勢的,如果實力只是和人家差不多,那教練當然會選他比較熟悉的選手。

如果你的人生從來都沒有棒球,你現在會在哪裡?

我覺得我應該會學壞吧!因為我周遭很多人後來都學壞了,最好的也就是做一些一般人很平常的工作而已;我喜歡新鮮感,定性也沒有那麼好,所以我會去多方嘗試各種新的東西,那就很難講說我到底會在哪裡。

棒球除了給我一個人生的方向之外,我在裡面也體驗到很多人生的哲學,我一直對於外界給運動員的既定印象,覺得不會讀書就不是好孩子,我覺得並不是這個樣子;從小到大讀書就不是我人生的目標,但是我在棒球的世界裡找到了我的方向,你不能因為你的人生目標不一樣,就來否定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