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中有話》江肇軒 (上):去挑戰這個環境,也要接受別人的挑戰

圖文/文生大叔

江肇軒是旅美棒球翻譯中,幫助過最多臺灣球員的棒球翻譯,從早期的蔣智賢、林哲瑄,一直到這幾年的林子偉以及剛剛簽約的劉致榮,只要是經歷過波士頓紅襪隊系統的臺灣球員,就一定會認識Mickey江肇軒;他是許多臺灣球員的好幫手,也是他們在美國面臨各種挑戰時的心靈導師,從最低階的新人聯盟到最頂級的大聯盟先發名單,沒有什麼問題可以難倒他。

除了是擁有最多大聯盟冠軍戒指的臺灣人之外,江肇軒更難能可貴的是,他以一個從未正式打過棒球的棒球素人開始,一步一步努力融入美國職棒的複雜環境,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成為小聯盟正式教練的棒球翻譯;這個前所未有的角色轉換,讓江肇軒對美國職棒的訓練方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解析角度。

如果現在可以選擇林子偉或是劉致榮的職棒生涯,你會選哪一個?

意思是說誰會有比較好的職棒生涯嗎?如果是現在這一刻讓我選擇的話,我想我會選子偉,這不是因為子偉已經上了大聯盟,或是說致榮的天份不夠;而是說我覺得子偉現在在防守上、在打擊上、在球隊的規劃上都處在一個很好的位子,也有很好的空間可以繼續發展。

致榮有很優異的天賦,未來在球團的培育之下,也會有很好的機會得到很好的發展,但是以現在這個時間點來說,我想我會選擇子偉的職棒生涯,也看好他會持續的進步;他在球隊裡二壘、三壘、游擊、還有中外野都能防守,大家覺得好像是工具人,但是這對他爭取先發機會有很大幫助,他也對這些安排有很正面的態度。 

我想很多人會覺得,一個內野手被球隊推去守外野,是不是就表示球隊比較不那麼看重他了?

其實子偉在一開始也有點挫折,會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好,所以被球團要求去嘗試中外野,但是我也跟他溝通,開導他說多練一個防守位置,對自己只有好處;而且球團並不是改變他的防守位置,而是因為知道他的天份能力,所以讓他多練一個位置,後來也確實是因為他多重守位的關係,替他自己爭取到上大聯盟的機會!

所以現在林子偉在球團的規畫上還是內野手?

是,他從小到大都是游擊手出身的,所以目前主要防守位置當然還是內野手,球隊三壘與游擊目前可能Rafael Devers與Xander Bogaerts稍微佔優勢一點,但是子偉在二三壘和游擊都有分擔出場的競爭機會,而外野就是個額外的優勢,在需要的時候他也可以輪替上場。

一般球迷可能不曉得,三級棒球通常體能能力最好的球員都是擺在游擊手,所以最常被要求多練其它位置、或是最能適應其它防守位置的也是游擊手。

對,子偉一開始改練中外野的時候,在心理上調適好了之後,其實他很快就上手,很快就能很稱職的做到一個大聯盟中外野手該做的事;其實在內野的防守也是一樣,不管是二壘、三壘、還是游擊,他都能有非常優異的表現,這是他天賦體能上優異的地方。

林子偉現在距離要站穩大聯盟,你覺得他最大的優勢是什麼?

就像我們剛剛說的,他多重的防守位置、還有他的打擊能力、以及他的速度及運動能力,我覺得這些都是他的本錢,也是他站穩大聯盟的重大優勢;如果他今年春訓能夠有不錯的表現,能展現出他的實力,那今年其實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年。

那他還欠缺了什麼?

我想就是經驗的累積以及保持平常心吧!這是對球員來說最重要的,還有就是比賽表現的穩定性,讓教練團能對他累積足夠的信任度,那他站穩大聯盟就不會有問題。 

從現在到春訓,你覺得劉致榮最重要該做的事是什麼?

應該是個人體能及重量訓練這一方面,還有更重要的就是照顧好他的手臂吧!我知道他之前有受過傷,那真的要說的話,他今年開始投球大概也只投了兩個多月吧?所以他自己的體能狀況要有所加強,要利用季末的這段時間好好做一些鍛鍊,也要保護好自己的手臂,然後以最好的狀況到美國去報到。

有哪件事是不管他怎麼準備,他都準備不了,一到美國一定會被嚇到、或是需要調適的?

他到美國一定會碰到球投得比他快、變化球比他犀利、體能狀況比他優秀的球員;他會碰到很厲害打者,可能他投得再好都會被打爆,這些都是美國職棒的現實,他必須要能夠承受這些打擊,能夠從這些挫折中站起來,他才會繼續進步。

美國職棒就是一個集合了全世界最優秀球員的地方,永遠都會有天賦更優異的人,每年也都會有新的球員來挑戰你;致榮是去挑戰這個環境,但他也要接受別人的挑戰,他越快適應這個環境,就可以越快往上升級。

臺灣一般都覺得美式訓練重質不重量,以你第一線美職教練的角度來看,你覺得呢?

我沒有辦法說怎麼樣叫做重質,或是說怎麼樣叫做重量,我只能說大部分的美國教練比較重視目標的達成;當有些教練覺得要練一百次,如果今天球員在第七十次就達到了這個目標,那大部分的美國教練就會說,OK,這樣夠了,不必繼續下去。

我想你也知道,持續的練習會讓肌肉疲倦,也會影響到動作的正確性和確實性,我們練球會希望球員在一個好的地方結束,譬如說打擊練習,如果這一球剛好打到阿達力,是一個強勁有效的揮擊,那我們就會在這裡叫停;因為我們不光是希望身體和肌肉能留下這個記憶,我們也希望球員的頭腦能保持在這的正面的感覺裡,而不是為了達到一定的數量,而讓身體和大腦進入那個疲倦的狀況之下還繼續練習。

但是如果我以所謂傳統教練的角度來挑戰你,那我可以說,球員在身體疲倦的情況下堅持下去,克服這種疲倦的感覺完成訓練的份量,這對身體和精神、還有我們所謂的抗壓性來說,是不是更是一種強化的鍛鍊?

我想我尊重某些教練的這種看法,這比較接近去挑戰自己的意志力、突破心裡或體能極限的感覺,但是我認為可以有其它更好的方式,來達到這些身體以及精神上的鍛鍊;譬如說剛剛我們說到球員如果在第七十次達到了訓練的目的,或是達到了一個好的結束,那剩下三十次的份量,我們可以利用其它的訓練方式,譬如說重量訓練或是體能訓練來完成。

這樣的做法,拿打擊來說好了,我們在一個好的揮擊之後結束打擊訓練,讓球員能留住那個正確揮擊的記憶,然後剩下教練覺得不足、份量上需要加強的地方,我們用其它的鍛鍊方式來幫球員,這樣不但讓球員達到了足夠的強化鍛鍊,也讓他們在心理上有了正向的動力,我覺得生理心理相輔相成,這是比較好的方式。

現在的臺灣球員,和大概十年前你剛進入美國職棒時所接觸到的臺灣球員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他們現在體格、體能在整體上來說比起十年前都好了很多,一方面是營養好,但更重要的是現在資訊豐富,有各種各樣的訓練方式和教學影片可以參考;比起以前的球員來說,現在的年輕球員對自己的能力更加了解,也對自己更有信心,知道要怎麼去讓自己更進步。

會不會覺得以前的球員雖然在資訊上比較缺乏,但現在對球員來說,最大的課題反而可能是要怎麼去過濾那些隨手可及的資訊?

對!以前的球員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聽教練的,或是偶爾有機會參加什麼訓練營,才能學習到一些新知識,但是現在的球員一年有這麼多特訓講習可以參加,也有旅外的前輩每年都回來分享經驗,更重要的是網路上只要手機打開來,隨時都可以看到各種影片,不管是比賽的還是鍛鍊訓練的都有,這是現在球員幸福的地方,但同時也是他們要小心的。

你知道紅襪其實是簽過最多臺灣球員的球隊嗎?

我知道劉致榮加入之後是我們的第九位,我一開始在紅襪隊的時候是蔣智賢、林旺億、黃志祥還有季中簽約的林哲瑄;同個時期還有葉丁仁,後來是陳家駒、然後林子偉到現在的劉致榮。

剛開始當翻譯的時候,最緊張的事情是什麼?

那個時候就是棒球素人啊!對什麼都緊張,我是從北加州飛過去紅襪隊的春訓基地,在佛羅里達;你也知道加州華人多、亞洲人多,但是佛羅里達就是白人為主的環境,特別是春訓基地都在鄉下小鎮,那就是不一樣的環境,我還是有稍微緊張了一下。

對,我們臺灣人到了加州都不覺得怎麼樣,好像都要去了外州才會覺得有出國的感覺。

我在美國讀書,很習慣跟外國人相處,對美國文化還有用英文溝通沒有問題的,但是身邊突然變成全部都是以英語為主的白人環境,還是需要一點時間適應。

你剛剛說你是棒球素人,這次你回臺灣的分享講座主題也是『從棒球素人到美職教練』,所以你之前到底有多素人?

很素人啊!我從小到大沒有受過科班的訓練,也沒有打過正式的球隊比賽,所以我說我是棒球素人;我們大家有空的時候會湊在一起丟丟球打打比賽,比較像社團性質,大學的時候我也打過快壘校隊,但是在棒球上確實是素人,所以我也特別警惕自己,要時時把握機會充實自己。

那棒球素人一開始擔任棒球翻譯時,有沒有發生過什麼糗事?

我記得我第一天上工的時候,那個時候不像現在,球隊並沒有特別找人帶我熟悉環境,也不知道要怎麼招呼我,所以我當然也沒有領到什麼衣服還是裝備,我就是穿我自己的短褲啊!球鞋啊!運動服之類的;其實現在回頭想想跟大家很格格不入,但是那個時候初來乍到也只能這樣。

我記得我很認真準備好,要從休息區走上球場的時候,就在樓梯邊被教練叫住,教練問我說,Mickey你知道我們球隊叫什麼嗎?我當然立刻就回答說,知道啊!紅襪嘛!結果教練就指著我的襪子說,那你腳上穿的是什麼鬼?我低頭一看才發現我自己帶來的球襪是藍色的,這個細節沒注意,馬上就被揪出來警告,這也算是我進入職棒的震撼教育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