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中有話》鈴木陽吾:預測未來是最困難的,每個人都看走眼過

文/文生大叔

鈴木陽吾曾經在日本職棒的歐力士野牛隊負責國際事務,當時他負責幫球隊尋找外籍選手,也執行歐力士與洛杉磯道奇隊的結盟合作;他曾經留美進修多年,講起英文沒有口音,對日本和美國兩地的職業運動生態也有充足的了解,是一個難得的資料寶庫。

這幾年他先是接受道奇隊邀請擔任駐日球探,接著轉任道奇隊日本事務顧問,運用他多年累積下來的經驗與人脈,繼續讓道奇隊在日本人心目中保持著與其他外國球隊完全不同的地位;鈴木陽吾是一位球探,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職棒行政人員,他分享了他對亞洲選手出國挑戰更高層級的看法,也對日本職棒和美國職棒的差異有獨到見解,和他聊棒球總是一聊就忘了時間。

我知道你在加入道奇隊之前,就已經在日本職棒球團擔任高階主管,能不能簡單說明一下你當時的職務?

我從2004年開始擔任歐力士藍浪隊的國際事務主管,直接協助領隊管理球隊事務,2005年我們和近鐵野牛隊合併,我就繼續留在新的歐力士野牛隊擔任同樣職務;我最主要的工作是幫球隊找外籍球員,從建立觀察名單開始,蒐集各種數據資料,到決定哪些選手需要由我和球探親自去美國觀察,一直到最後決定優先順序,然後把選手簽回來。

你是怎麼進入職業棒球界的?或是說你加入職棒之前的工作經驗背景、還有讀書時的主修是什麼?

我在早稻田大學時主修運動科學,課程專注在運動心理學上,1993年我畢業之後就在橫濱擔任體能教練,同時也開始學英文考托福,我花了四年的時間存了差不多六萬美金,然後就申請到美國阿拉巴馬州達芙尼市的美國運動學院(US Sports Academy)就讀;不過後來我沒有畢業就離開了,因為有一位老師認識歐力士藍浪球隊球團的主管,他認為我很適合他們正在尋找的人才,就把我介紹給歐力士。

你現在的職務是道奇隊的駐日顧問,實際上的工作內容是什麼?

主要工作還是擔任球探,但除此之外,我認為我有一項勝過其他球探的優點,就是我多年累積下來的人脈與經驗;我想你也知道,在亞洲文化裡,重要的不是我認識哪些教練還是哪些球員,重要的是那些教練和球員知道我是可以被信任的,也知道我所代表的球隊是有歷史的,這些都是長久累積下來的人脈關係,這是我的優勢。

以一個球探來說,工作上最艱難的部分是什麼?

最困難的就是要預估選手未來的發展,去評估一位選手在美國的競爭環境之下能不能持續進步,把自己的天分化為實力,讓自己成為一個優秀的選手;像我的工作除了尋找日本球員之外,也要觀察在日本的外籍選手,看他們有沒有可能回到美國的小聯盟、甚至大聯盟去挑戰。

這幾年這樣的例子好像不少?

聖路易紅雀隊的米克拉斯(Miles Mikolas)一回到美國,就在大聯盟拿下18勝,其他還有像是之前德州遊騎兵隊的路易斯(Colby Lewis)連續兩年都在大聯盟拿下雙位數勝投,瓦格松(Ryan Vogelsong)則是先回到小聯盟,後來舊金山巨人隊的明星投手齊托(Barry Zito)受傷,將他升上大聯盟,結果他表現得非常好,不但被選為明星球員,還被選進世界棒球經典賽的美國代表隊,當然後來還贏得世界大賽冠軍;這些選手當時被球隊賣到日本的時候,可能在原始球隊裡已經被認為是沒有機會成功了,誰能預知他們日後又會成為大聯盟的明星選手?對球探來說,預測未來是最困難的,每個人都看走眼過,要去評估一個選手適不適合美國、適不適合哪一支球隊、或是說該去小聯盟的哪一個層級發展,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最近剛剛簽下日本獨立聯盟的投手北方悠誠,很多人認為這只是一位球速很快、但控球很差的選手,你和道奇隊看到了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很多人都問了我一樣的事,都比我還擔心他的控球,但是如果你仔細注意一下他今年的統計數字,其實他今年並沒有任何暴投,控球也比較好,而且各項的數據都顯示他比過去進步很多,我看到的是他投球動作比過去好,球速也變快了,這些都是優點;另外一點就是他已經被日本職棒兩支不同球隊釋出過,這代表他在日本職棒幾乎已經不可能再有第三支球隊會給他機會,因為每一支球隊都怕丟臉,都不會想簽一位已經被人家淘汰過兩次的選手,對道奇隊來說,我們是給彼此一個機會,誰知道?也許剛好在對的環境之下,我們就撿到了一個能重新證明自己天賦實力的選手。

前幾天你都在西武巨蛋看比賽,有在注意哪些特定的選手嗎?

沒有,其實這就是我的工作,我一個星期大概要看六場比賽,我會注意選手整體的表現如何,哪些年輕選手冒出頭來了等等,這些都是身為一個球探必須要做的;絕大多數的時候,球探都不是鎖定什麼特定選手,而是注意自己負責區域之內每一支球隊的整體動態,讓自己的資訊都能跟球隊同步,知道每一位選手的近況,同時也知道聯盟裡每一支球隊互相比較之下的強弱差異是什麼。

你覺得臺灣投手郭俊麟的表現如何?

他的表現時好時壞,而且有時候他會開始閃躲,所以投出來的壞球數就會快速增加,但整體來說他先發的那場比賽投得很好,最少有幫助球隊贏得比賽;當然他還是有可以進步的空間,所以我希望能再多看到他先發幾場,然後觀察他是不是能有持續穩定的進步,這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

你去過臺灣看比賽,也對臺灣選手有足夠的了解,你覺得他們在日本職棒的表現如何?他們適合去美國發展嗎?

在文化上他們對日本文化適應得非常好,過去許多優秀的臺灣選手都是很好的例子,像是許銘傑、郭泰源等等,都對日本文化非常適應,也有非常好的成績;我覺得有兩種選手是比較有勇氣的,一是直接去美國挑戰小聯盟的選手,另一個就是到日本來讀高中,完全投入日本文化、透過選秀來加入日本職棒,像陽岱鋼這樣,這些決定都需要很大的勇氣,也必須由選手自己和家人一起討論,才能知道是不是真的適合自己。

日本火腿鬥士隊的臺灣外野手王柏融曾經說過,他想要先在日本打幾年球,然後再到美國挑戰大聯盟,你對他的表現有什麼評價?

我比較不常看到他的比賽,所以還沒有足夠的資訊來對他個人做出評價,不過就像之前的韓國選手李大浩或是其他日本選手一樣,如果他能先在日本打出優異的成績,成為一位日本職棒聯盟裡頂尖的選手,那美國職棒自然就會看上他,也會派人來與他接觸,這個他可以不必擔心。

這幾年球場上越來越重視投手的球速和打者的力量,你對這種強力棒球有什麼看法?

我認為日本選手的體格也越來越大隻了,他們透過網路和體能教練得到了更多的健身資訊,也讓他們的體能狀況持續提升,但我常常告訴日本選手,如果他們想要走這種美式路線,那就要學習怎麼過美國人的生活、怎麼像美國選手一般思考,要把自己整個融入到美式文化裡才行;如果只是這裡學一點、那裏學一點,只挑自己想要或是喜歡的事情做,那最後一定會兩面不討好,學習美式訓練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你要知道自己學了什麼、想得到的效果是什麼、還有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才能得到你想要的效果。

日本棒球和美國棒球確實在風格上比以前接近了許多,像達比修、大谷、甚至菊池這些選手,就算以美國標準來看,也一樣是充滿爆發力的選手,你覺得日本和美國之間現在最大的差異是什麼?

這就是我剛剛為什麼要強調選手可以選擇,但不能東挑西揀,因為在文化上這兩個地方對棒球的理念就完全不同,日本人最怕出錯,所以不會告訴選手說盡量去挑戰對手、全力以赴、不用太在意結果,因為日本人怕丟臉;在美國我們會跟選手說勇敢去試、百分之百盡力去做、只要盡了全力就好,日本人做不到這樣,他們避免犯錯的方式就是不去嘗試,因為不犯錯就不會被糾正,日本職棒聯盟裡很多球團都還是有這樣心態。

所以現在美國職棒對於揮空三振可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在日本大概就覺得很丟臉吧?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兩邊職棒的另一個差別就是,在日本,穿著球衣的球隊監督才是真正有權力的人,穿著西裝的領隊只是個球團代表而已;監督大多是退役的明星球員,他們比較受到媒體的支持,也掌握著球員的升降調度,不像在美國是由總經理決定。

臺灣棒球界常常在爭論說,該怎麼樣可以追上韓國,該怎麼樣可以追上日本,你覺得臺灣應該怎麼做,才能拉近與這兩個國家的差距?

以我在日本職棒以及在歐力士球團的經驗,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對任何訊息和方法都照單全收,即使是棒球的發源地美國也一樣,我們可以接收這些球隊管理和球團營運上的知識,但最重要的是怎麼把這些知識轉化為最適合我們使用的方式,這才是最有效的;歐力士和道奇隊有接近十年的合作關係,我們聘請了道奇隊的農場主管柯林斯(Terry Collins)來擔任總教練,也從道奇教練和球團主管身上學到很多美國職棒經營管理的訣竅,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很好的學習機會,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要有一個完整的應用計畫,這才能有效運用這些學習的成果。

身為一個傳統派的球探,你對現在大家這麼重視進階數據和統計分析有什麼看法?

我認為對球探來說,我們必須要能持續進步、隨著時代更新我們的技能才行,進階數據和統計分析確實為我們提供了更進一步的資訊,所以我們必須要學會怎麼去利用這些資訊,我認為這些並不會貶低傳統派球探的價值,更多時候它們反而會為我們的直覺提供實質的證據;有時候我對一位選手的主觀評價和看法,在分析了數據之後就會發現是正確的,這樣不是很好嗎?傳統球探和數據分析不是對立的,每個球團應該在兩者之間找到一個運用的平衡點,我對球速、轉速、角度、比例這些數字一點問題都沒有,它們是對我幫助很大的好朋友。

如果我是一個頂尖的高中選手,而且我想要有一天能挑戰大聯盟,請問你能給我什麼建議?

身為一個球探,我最想看到的是一個選手永不放棄也永不認輸的奮戰精神,在英文裡我們用一個字『Grit(毅力)』來形容這樣的選手,而這也是我覺得最重要的特質,因為你在球場上不放棄不認輸,你到了美國這樣的陌生環境你才能有足夠的毅力來克服種種的艱難和不適應;如果你想要成為頂尖的選手、想要挑戰美國大聯盟,那就不要只是嘴上說說,你要勇敢去做、勇敢用你的奮戰精神和成績表現來證明自己,這樣才有成功的機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