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尋人啟事:中華職棒球員工會,你還好嗎?

文/文生大叔

關於接下來中華成棒代表隊要如何組成,這一陣子中華棒協林宗成秘書長的發言照舊引起了爭議;中華職棒大聯盟金冠軍Lamiogo桃猿隊劉玠廷領隊重話抨擊說林宗成『不合邏輯沒誠意』,中華職棒馮勝賢秘書長則認為林宗成『已經破壞雙方在協商過程中的互信』。

在中華職棒聯隊以6比5擊敗日本武士隊之後,中華職棒會長吳志揚則說其實不用那麼複雜,把權利義務講清楚就好

我想說的是,請這幾位大人都記好自己說過的話。

關於接下來中華成棒代表隊要如何組成,中華職棒馮勝賢秘書長認為林宗成『已經破壞雙方在協商過程中的互信』。(李天助攝)

經過了中信五虎將事件,還有最近剛剛熱鬧過的富邦風雲,我們已經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臺灣有很多很多的球迷既沒那麼關心棒球,也不是多在意比賽;他們只在乎自己心愛的球員有沒有被好好對待,那好,我們就來談談球員的待遇。

有沒有人覺得中華隊的組成,每次都像是中華棒協和中華職棒兩個組織爭著在使用這群球員奴隸賺錢?

關於接下來中華隊總教練的人選,關於中華隊的組成,關於大家朗朗上口的『組、訓、賽的主導權』,我們永遠看到中華棒協和中華職棒吵個不停;好像總要等這兩個大人吵完了有了『共識』了,我們才會聽到中華職棒球員工會弱弱地發個聲明,說Hello我們在這裡,要好好愛護我們的球員喔!

然後吵得像生死冤家似中華棒協和中華職棒,在這種時候就會突然槍口一致對外、異口同聲地叫球員工會閉嘴。

記得今年年初,桃猿隊說『球員工會的公文因球團行政辦公室繁忙,所以未能傳達到總經理室』嗎?

這樣的回答不知道球員工會是不是也跟劉玠廷領隊一樣,覺得『不合邏輯沒誠意』?

中華職棒大聯盟金冠軍Lamiogo桃猿隊領隊劉玠廷。(李天助攝)

中華職棒大聯盟,特別是金冠軍Lamigo球團如果真的這麼在意『協商過程中的互信』,那請記得下次球員工會想和聯盟進行團體協約時,請把球員工會的訴求當一回事。

還有,拜託金冠軍Lamigo球團不要讓自己的代表每次開會都求爺爺告奶奶,拜託大家不要選他們當理事長,因為他們好怕老闆會生氣。

難道沒有人發現,自從林智勝轉隊之後,這支球隊的選手對球員工會的態度就變得消極了起來?

想抵制球員工會又怕被輿論攻擊,所以才會有公文找不到總經理辦公室那種不合邏輯又沒誠意的事情發生。

更妙的是,這次臺日交流戰不管是之前還是之後,前一陣子才又要改革又要開記者會又要抵制抗議的球員工會,突然變得好安靜好安靜好安靜?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又收到了一筆『棒球推廣活動捐贈』費用,所以就乖乖地一聲不吭?

沒關係,我們等等再回來講這件事。

所以臺日交流戰打完了,到底有哪一個愛選手的球迷關心過這次比賽的待遇問題?

有沒有包機?有沒有商務艙?有沒有出場費?

有沒有後勤團隊幫忙搬行李送行李,讓選手省去自己拖拉球具公箱的狼狽?

有沒有保險?保多少?有沒有世界棒球12強或是經典賽的規格?

我的天,有沒有早餐?那個全臺灣棒球迷最念念不忘的早餐?

還是說只要打趴全日本明星隊,只要贏了比賽,只要把鍋貼轉送給日本吃,我們就開心了爽了?

來,這些事連球員工會都很神奇的閉嘴不問,但讓我來告訴大家。

這次比賽沒有包機,商務艙升等在2017年交流賽的商務艙事件後也低調了許多;不過福岡很近,很快就飛到了,沒關係。

出場費,或是要說零用金也可以,肯定有五位數字;在當地要吃吃喝喝買買,足夠了。

後勤團隊這次全由中華職棒的工作人員擔任,團隊行李肯定是不用選手們擔心;而且後勤人員還很貼心的寫了感謝小卡片,很多球迷都已經在社群網站上看到。

至於保險,特別是選手、球團、工會、甚至球迷都最該擔心的保險,我們才真的應該好好談一談。

2013年的經典賽,是中華隊的保險問題第一次受到了深切的重視,當時明台產物保險公司在推出全國首張『運動員團體傷害保險』,而且第一個客人就是中華隊全體隊職員。

到了2015年的世界棒球12強大賽,第一次有選手因傷導致次年整季無法出賽,受傷的中華隊投手羅嘉仁獲得了高達每月50萬元的理賠金,由承保的明台保險支付。

2017年經典賽明台保險將永久失能理賠上限提升至1600萬元,依球員合約按月給付的暫時失能理賠上限則是提升至70萬元,整體規格比之前又更加提升;當時球員工會曾表示保費有可能會大幅上漲,但由體育署全額支付。

但這也是歷屆中華隊保險理賠條件最高最好的一次,之後就沒有了。

這當然不是因為經典賽中華隊兵敗首爾慘遭淘汰,所以連帶影響到後來選手的保障;聯盟和球員工會都說,最近兩次交流賽不是一級賽事,只能算是熱身賽,所以那些囉嗦繁雜的高規格待遇都不是選項,與參賽球員無關。

但是關心選手待遇的四隊球迷們,能接受這樣的解釋嗎?

2018年亞運棒球賽總是一級賽事了吧?那些去支援的職棒選手有獲得等同於2017年經典賽的保險待遇嗎?

肯定沒有,他們獲得的只有中華奧會替所有亞運國手保的保險,另外加上棒協加保的部分失能險,就這樣。

所以球隊、聯盟、球員工會,這些大人們到底為選手們談出了些什麼來?

沒有,什麼都沒有。

幸好這幾次比賽都沒有球員受傷,不然要是再來一個羅嘉仁,球員要找誰去賠?

球員工會現任理事長周思齊。(李天助攝)

聯盟馮勝賢秘書長是球員工會周思齊理事長的大前輩,見到面只差沒有摸摸頭說乖了,工會還有什麼好爭的?

2017年經典賽時可以有那樣的保險條件,是因為有體育署負擔保費;在那之後不管是中華職棒負責的交流賽亞冠賽,還是棒協負責的亞運,明台保險都無法承接如同過去的保險需求,原因很簡單,保費而已。

如果單純只是因為負擔不起保費,球員工會總該跳出來據理力爭了吧?記得球員工會為了經典賽收支不清說要抵制棒協嗎?記得球員工會向勞動部申訴中華職棒的亞冠賽是不當勞動嗎?

現在中華職棒又參加季後交流賽了,棒協又要出來組中華隊打12強打奧運了,球員工會你們到底還抵制不抵制,還申訴不申訴啊?

球員工會很辛苦,做的事情吃力不討好,而且很多球員為了一己之私,對工會的重大決定往往陽奉陰違,也讓球員工會在與聯盟協商的過程中腹背受敵,裡外都不是人。

就拿胡金龍前理事長任內積極爭取的選手肖像權和簽名權來說好了,聯盟要利用明星賽販賣球員卡,還要安插彩蛋簽名特別卡來吸引球迷掏錢購買,這無可厚非,但是使用者付費的原則總沒錯吧?

球員工會前理事長胡金龍。(李天助攝)

工會在事前決議請所有選手同一陣線先別簽名,讓工會可以和聯盟協商出合理價碼,結果一整票選手一轉身就私下把自己的簽名五十一百的賣給了聯盟,讓球員工會原本大有可為的團結陣線,一下子就被聯盟各個擊破。

反正聯盟在意的只是那些明星中的明星;球員工會想要和聯盟團體協商,為其他一般選手爭取權益?幫幫忙,專心練球好嗎?

所以像交流賽這種活動,現在聯盟都直接聯繫選手就好,球員工會什麼都不用知道。

美國職棒球員工會在和聯盟的團體協商(Collective Bargain)上強硬無比,這是因為美國職棒球員團結,工會一聲令下即使罷工也在所不惜,而不遵守工會決議的球員永遠無法享受任何工會爭取來的福利。

臺灣球員的福利不多,也承受不起罷工損失,所以臺灣的球員工會只好被人看破手腳;但是大家不要忘記,中華職棒球員工會當年也是靠著葉君璋、郭勇志等選手不惜賠上自己的球員生涯衝撞體制,才能繼續走到今天。

球員自己不團結,球員工會就沒有團體協商的力道,也就爭取不到該有的權益,這是最簡單的道理,但很多很多球員不懂;只要中華職棒選手不積極以罷明星賽或全壘打賽作為團體協商的籌碼,球員工會所有爭取福利的行為都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現在聯盟秘書長是工會理事長大前輩,棒協辜仲諒理事長又是發中信兄弟隊薪水的老闆,周思齊理事長動輒得咎的處境讓人同情,但或許我們也該開始考慮,是不是該修改球員工會章程,不再規定一定要現役選手才能擔任理事長?

中華職棒球員工會應該要站在球員身前,為球員向聯盟、向球團爭福利,但是種種原因讓球員工會現在的角色顯得尷尬無比;球員好像沒多支持,而球團和聯盟更是對球員工會對團體協商的訴求視若無睹。

有跡象顯示中華棒協和中華職棒或許會有合作的機會,一些『新勢力取代舊勢力』的說法也逐漸從棒協內部傳出,但真實的狀況如何,我們只能持續觀察;球員工會接受了那筆六位數字的『棒球推廣活動捐贈』,這或許是妥協的第一步,但我不知道這一步是以退為進還是出賣靈魂,我也不確定工會是不是還有下一步。

但是,只要勞動部一直不認真看待中華職棒大聯盟和球員工會之間的勞務關係,只要聯盟會長繼續對聯盟仲裁制度不作為、繼續不開啟與球員工會團體協商的大門,只要球員繼續為了幾百塊錢就放棄該有的團結,中華職棒的勞資關係永遠都不會改善。

不只是球員,球員工會的每一位行政成員都應該要放下私心,要站穩自己的立場繼續為球員發聲,繼續為球員爭取福利。

中華職棒的球員們也必須要了解,這是你們的工會,你們現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為了你們自己,也是在為那些還在三級棒球裡奮鬥的小選手們努力;他們是臺灣棒球的未來,他們很可能會是中華隊的新血,會是中華職棒等不及的第五隊、第六隊。

捐球衣捐球具辦活動很簡單,犧牲自己眼前的福利來爭取一個更健全的職棒環境,很難。

但你們也都曾是那個夢想著要加入中華職棒的小球員,不是嗎?

Do it for the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