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從門外漢到跨欄王子 陳傑堅持不放棄

從田徑門外漢到跨欄王子,陳傑仰賴不是天賦、也非奇蹟,而是堅持不放棄。

儘管遺傳前跨欄國手父親陳光明的優異運動基因,但陳傑當年起步晚,高中才專注田徑運動,他回憶說,「到大甲高中後,我有一陣子怨恨我父親說,為什麼不讓我接受正式訓練,導致我跟其他我同屆選手差那麼多。」

他覺得進入台灣田徑重鎮、大甲高中田徑隊是場震撼教育,「接觸正式訓練的時候,我覺得大家團隊訓練、那種正式訓練的課表,那才是真正震撼到我的。」

陳傑苦笑,「其實當初進去,老實說,應該是成為大家笑柄之類的,那時候我把我們國中最好的釘鞋,因為我們釘鞋應該算是學校留傳下來,所以我把釘鞋帶去,因為我沒看過好釘鞋長什麼樣,就只是想把最新、最完整的帶去大甲高中練習,結果到那邊才知道,這釘鞋是屬於中長距離,不是短距離。」

周遭隊友習以為常的田徑常識,對陳傑來說都像新鮮事,「因為他們可能從國中開始就是體育班,才發現自己,差他們很多,而對父親的,那只是埋怨歸埋怨,還是要訓練。」

陳傑從每次訓練、一點一滴發現,成長幅度比其他人來得快,「雖然還沒有瞬間,到達跟他們一樣的階段,但是你會覺得說,某一些方面,很明顯比我剛進來進步,這是那時候我的動力。而且我覺得我可以慢慢跟上你們,我可以自己去找我的方法,慢慢進步,而不是我死命的跟他們衝,那時會開始運用頭腦,要先從哪邊進步。」

高三時,陳傑在99年台東全中運400公尺跨欄決賽跑出51秒27奪金,並且突破懸掛14年的陳天文高男組大會紀錄,那時他實際正規訓練還未滿三年,只會運用左腳跨欄。

回首高中時期,他認為收穫滿滿,「那是一個你要怎麼學習融入團隊生活,我自己還滿能適應這塊,就是說在一個地方,很快跟大家,跟學長、同學也好,很快可以相處融洽。」

即使訓練艱苦,陳傑沒有放棄念頭,「因為我覺得說,這本來就是一個吃苦的工作,訓練本來就是這麼辛苦,因為那時候整個環境上,不管是教練、同學、學長、學弟,大家都是一起在為成績奮鬥,當下你不會覺得自己很辛苦,你會覺得說大家都很辛苦,你有什麼理由去放棄。」

當年陳傑沒有成逃兵,往後田徑路上只有更努力不懈,才成就今天的陳傑。

(封面照片/李天助提供)

相關閱讀:

《田徑》跨越金牌迷思 陳傑看破國際賽零金宿命

《田徑》將門虎子 陳傑的跨欄因子

《田徑》兩度奧運淬煉 陳傑再出發

《田徑》陳傑的挑戰 突破自我 超越陳天文障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