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跑》把自己當運動員看待 突破做夢都想不到的挑戰

「在挑戰Hood to Coast之前,我也才參加過一次8公里的路跑活動,面對艱難的關卡,必須調整心態,我採訪過許多運動員,這次,我也把自己當成選手來備戰。」

在奧勒岡州登場、有世界上規模最大接力賽跑之稱的Hood to Coast於8月25、26日進行,賽道從Mount Hood(胡德山)出發,向西穿越波特蘭等地,最後在濱海的錫賽德(Seaside )落幕。

總長320公里的賽道分為36個棒次,每隊12名跑者,平均每人跑3個棒次,每隊有兩台廂型車,由參賽者自行駕駛,選手休息、補給都在車上,跑者接力挑戰海拔落差,奔跑在柏油路或沙地上,考驗意志力和團隊合作。

每隊12名跑者,平均每人跑3個棒次,每隊有兩台廂型車,由參賽者自行駕駛,選手休息、補給都在車上。(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今年NIKE大中華區邀請媒體組成「BREAK THE LIGHTNING」團隊,WOWSight榮幸成為台灣唯一代表。正式比賽前,團隊先在上海參加賽前講習,「部分地區沒有通訊、參賽者多容易走散,以及部分賽道無路燈,只有天上星星陪伴,而且有人曾經迷路,在黑夜裡差點失溫。」

這幾點讓我聽得心驚膽跳,懷著野外求生的心情挑戰,完全陌生的賽道,加上我個人的第2棒次是在凌晨12點多出發,因此賽前主要目標是順利、平安完賽。

而賽前,台灣Nike+ Run Club特地為我量身打造訓練計畫,例如SPEED RUN、LONG RUN,透過長、短間歇特訓,沒想到自己可以跑更快,尤其一次LONG RUN「國體土雞城」的山路訓練,更讓我到了Hood to Coast現場,對山路毫無畏懼。

我這次跑3個棒次,第1棒次出發前,同時也是第2車的第1棒,隊友特地問我,「會緊張嗎?」我回,「我採訪過那麼多專業的運動員,對這種情境並不陌生,以平常心面對,就能發揮應有水準。」

3個棒次中,我最擔心第2棒次,也是印象最深的路段,由於山上沒有路燈,仰望天空滿天星斗,讓人不得不對大自然肅然起敬;而黑夜中跑者稀疏,有時遇到前後都沒有人,只有樹影搖晃,真的有點害怕,但還是得鼓起勇氣,邁開步伐。

完全陌生的賽道,加上是在凌晨12點多出發,因此賽前主要目標是順利、平安完賽。(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透過訓練和考驗,讓跑者知道自己可以跑更快,實踐突破自我的精神。(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鐵瓷服務於北京潮流媒體「KIKS定番」,身材微胖,賽前已經刻意減重,他從未想過7、8個人在一輛車裡,能夠度過如此歡樂的30多個小時跑程。(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團隊最後以33小時49分13秒完賽,比預期的時間還提早1個多小時。其中,北京衛視的周海川,被隊友公認是這次MVP,因為他有1棒在凌晨的黑夜低溫裡,跑了約12公里沙地,一身的塵土,成為他突破自我的最佳證據。

周海川賽後淡定地笑說,「被隊友們稱為是『吃土擔當』,因為跑了加長版Leg21,沙石路人車並行,車過灰起,全程PM10陪伴,心中含淚默念。」不過他內心還是熱愛挑戰,跟他自己的首棒田園路段相比,顯然還是這段土路更爽,也契合他的突破精神。

北京衛視的周海川,被隊友公認是這次MVP。(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廣州媒體「勵青公路」的阿布,有著黝黑皮膚、精壯身材,完成過許多半馬、全馬的他認為,33小時的連續接力賽,36小時共同擠在一個封閉空間的相處,興奮、壓力、意外、刺激、疲乏、失聯、猜疑、信任,有太多故事可在這漫長的時間發生,作為跑者,能夠參加一次HTC,真的值了。

廣州媒體「勵青公路」的阿布(左2),有著黝黑皮膚、精壯身材。(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而來自上海「新聞晨報」、外號「寶寶」的孫怡靜感觸相當深,「兩天只睡2小時的疲憊,偶遇火車站興奮地擺拍,等到1車最後1棒的喜極而泣,在拿到獎牌的一瞬間得到了釋放,人生會有很多過客,但我覺得,一起經歷過HTC的你們,不會是我的過客。」

來自上海「新聞晨報」、外號「寶寶」的孫怡靜感觸相當深。(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當初隊名取為「BREAK THE LIGHTNING」,除了希望跑者效法「BREAKING2」的精神,並勉勵大家即使在比賽時遇到閃電、天候不佳,也要比它更快。團隊在7月中於上海初次見面,8月下旬才又在波特蘭重逢,一起跑出屬於「BREAK THE LIGHTNING」的故事,對我而言,做夢都沒想過能夠挑戰這個賽事,透過訓練和考驗,更讓我知道自己可以跑更快,實踐突破自我的精神。

接力賽有隊友為你打氣,跑起來更帶勁。(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註:NIKE在5月挑戰「BREAKING2」,希望在2小時內跑完全程馬拉松,里約奧運全程馬拉松金牌選手Eliud Kipchoge最後以2小時25秒完賽,為追求速度邁進一大步,積極挑戰極限,也正是「BREAKING2」想要傳遞的精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