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跑》Hood to Coast一生必跑 奧勒岡美景宛如仙境

2017 Hood to Coast(越山向海)人車接力路跑賽,長達2天1夜、320公里的賽事,伴隨海灘上的夕陽於8月26日落幕,WOWSight這次獲邀前往奧勒岡州參賽,不僅挑戰自我,沿途美景時常讓人誤以為在仙境,忘卻疲累,一生必跑的賽事果然名符其實。

奧勒岡州堪稱美國慢跑發源地,Hood to Coast發起人Bob Foote(鮑勃·富特)為了突破自我、讓跑步更有趣,因而在1982年舉辦比賽,如今已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接力賽跑。

賽道地圖。(圖/取自官網)
設在起跑點的賽道地圖。(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假設以波特蘭為中心,Hood to Coast(簡稱HTC)的起跑點在東邊,位於Mount Hood(胡德山)山上的Timberline Lodge(樹帶界線小屋)。

Mount Hood是奧勒岡州境內最高峰,標高3429公尺,Timberline Lodge則是著名的滑雪勝地,雖然8月25日清晨起跑時,氣溫僅有攝氏4度,但仰望山上殘雪,再和綿綿的山脈、磅薄的雲霧相視,如此壯麗的景色讓血液逐漸澎湃,雙腿更是蓄勢待發。

當計時器一到點,各隊首棒跑者爭先恐後,每個團隊都以西方濱海的錫賽德(Seaside )為目標。NIKE大中華區媒體隊「BREAK THE LIGHTNING」共12名跑者輪替,按大會規定,團隊分為2車、36個棒次,8月25日清晨出發、8月26日傍晚抵達,總計花費33小時49分13秒,比預期的時間提早1個多小時。

賽道經過Government Camp、Rhododendron、Sandy、州立公園Springwater Corridor Trail、Scappoose 、Jewell、Lewis and Clark Elementary School等地區或景點,沿途美不勝收。

跑在壯闊的山谷,讓人胸懷廣大。(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清晨湖面上的霧氣,讓人彷彿在雲端。(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過程中,隊員不是在車裡,就是在賽道,吃喝拉撒睡、同甘共苦,後勤全力支援,開車、補給、計時;選手專心跑步、調整狀況,用接力的方式通過荒郊曠野、農田牧場、原始森林、市區近郊;隊員逐一征戰起伏的山路,或平坦的道路,或塵土飛揚的碎石路,

儘管賽道有難易之別,氣溫落差從攝氏4度到27、8度,但景色如《儒林外史》形容,「看看湖光山色,真如仙境。」或《老殘遊記》描述,「月色又清又白,映著那層層疊疊的山,一步高一步的上去,真是仙境。」讓跑者超然於物外,完全不被世俗的疲累所牽制。

團隊一棒一棒日以繼夜,不停地傳遞下去,不知不覺中接近濱臨太平洋的西海岸,當第36棒次衝過終點線,2車的隊友在沙灘上陸續重逢,大家激動地高舉雙臂,為自己突破極限的感到驕傲;而當夕陽餘暉照在獎牌,閃耀的光芒有如恆星,如此珍貴的記憶,將永遠掛在每位跑者心中。

清晨起跑時,氣溫僅有攝氏4度。(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跑者仰望山上殘雪,再和綿綿的山脈、磅薄的雲霧相視,內心十分澎湃。(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過程中,隊員不是在車裡,就是在賽道,同甘共苦。(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賽道有難易之別,日夜氣溫落差從攝氏4度到27、8度。(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賽道有難易之別,日夜氣溫落差從攝氏4度到27、8度。(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沿途美景讓人忘卻疲累。(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團隊合作在比賽相當重要。(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隊友之間交接棒,傳遞不停。(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抵達終點後,大家都興奮地在沙灘上奔跑。(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拿到完賽獎牌,讓人忘情的親吻它。(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大家驕傲地展示完賽獎牌。(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濱海的錫賽德(Seaside )沙灘上設有象徵性的終點,讓選手留下回憶。(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
大會在沙灘上舉行完賽派對,為賽事畫下完美句點。(圖/NIKE大中華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