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不想輸的鬥志-周庭印

跑步是件孤獨事,也是件苦差事。26歲周庭印坦言這條耕耘超過12年的路,一度因同期夥伴接連離開賽場、投入職場,心生孤寂。對於挺住孤獨邁進,他苦笑說,「可能自己好勝心比較強吧,人生只有一次,不想要這樣過,跑到不能跑再說吧。」與其怨懟孤獨、不如享受逐漸成長的過程和力量。

周庭印目前就讀國立體大競技與教練科學研究所碩士班四年級,他從國中二年級投入田徑運動,但從三重商工才開始正規訓練。

「以前跑步,單純想減輕家裡經濟負擔,從小跟爺爺奶奶一塊生活,想說讀公立學校,可以減輕家裡負擔,畢竟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學費有差,然後自己既然還可以跑步,又喜歡練體育,所以就決定跑下去。」周庭印自認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可以因為跑步,出國比賽,甚至跑到代表台灣、征戰台北世大運。

他專項3000公尺障礙和中長距離場地賽,今年二月在日本香川丸龜國際半程馬拉松,跑出1小時07分03秒,創個人最佳、國內歷年排第8位,也順利成為首位、拿到台北世大運半馬參賽門票的男子選手。

周庭印(右二)不放棄,順利達標世大運半馬。(圖/李天助攝)

「其實課表跑公路,都會有練到馬拉松的距離,只是以前參加路跑賽,都是以賽代訓,比較輕鬆的心情去應戰,不會想要去拚名次和成績。」他覺得場地賽跟公路賽當然不同,不過足夠訓練量,幫助他順勢達標。

周庭印二月初達標後,專注備戰世大運,目標要在八月男子半馬踏上頒獎台。他說,「當然很希望能夠替台灣留下獎牌,上屆(光州世大運)前三名都是日本選手,成績都在66分內,但台灣悶熱、天氣很難講。我也擔心自己會爆掉,不過只要汗一流多,還沒到終點,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心情渴望奪牌、同樣盼望超越自己,他強調,「主要想看看自己能耐在哪,看自己進步到哪裡,因為今年10月也有全運會,到時參加3000障、5000和10000。而這次世大運半馬達標,藉由訓練,順勢要把體能拉上去。」

周庭印去年贏得台北半馬第一。(圖/李天助攝)

為強化自身能力,周庭印跟世大運男子半馬團隊陳秉豐和鄧新詮,前進中國雲南楚雄、海拔將近1800公尺的高地訓練。過去三度到對岸高原移訓,周庭印算老鳥,但第一週身體微恙,「在台灣跑不到5公里就全濕了,在這邊至少可以跑超過10公里,不過第一週來,有點小感冒、身體又不能適應,會比較喘,一圈配速90秒,進入第二週才比較適應,但疲勞也會開始累積。」

到楚雄高地訓練,周庭印一週訓練量來到170公里左右,平均練習距離,每天都是1場半馬以上。他認為高地訓練實質幫助非常大,「回到台灣之後,相對練習量和內容操練沒那麼喘。像如果在高地,可能400公尺場地只能跑到75秒,但回到台灣可能強度,可以拉到70秒或68秒才會喘,強度可以再增加。」男子半馬團隊預計移訓四週,再返台最後調整。

跑步這條路堅持超過12年,周庭印透露突破成長關鍵,單純「不想輸」。

「現在26歲,堅持的原因,可能覺得自己還能跑,不想就這樣放棄,我相信何盡平和許多之前的學長,他們也是這樣想吧。長跑練習真的很累,我也在想,我到底為什麼要練那麼苦,明明就該去工作了,但就是放不下吧。」他覺得跑步已經變成種志業,只想繼續跑下去。

即將從碩士班畢業的他,非常清楚國內田徑運動員,如果離開學校,幾乎面臨退休難題,他表示要延續運動生涯,長遠目標鎖定2020東京奧運,個人也要逐漸轉型為馬拉松選手,努力邁向夢想。

(封面照片/李天助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