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陳傑看世大運 跨越自己超越自己

文:HARU

「田徑男神」、「小楊祐寧」、「跨欄王子」,這些都是你我認識的陳傑,鎂光燈下、攝影機下,他是眾人注目焦點,但站在跑道上,陳傑說:「世界只剩下我跟自己的跑道,唯一目標就是突破自己。」

從國中時期開始接觸田徑,400公尺跨欄名將陳傑追隨父親陳光明腳步踏入田徑圈,直到超越父親成績,陳傑的400公尺與400公尺跨欄稱霸全國高中、大專運動會.但放眼國際賽場、亞洲地區賽事,陳傑數次與金牌擦身而過。

三度參與田徑亞錦賽,陳傑收下2銀、1銅成績,兩面銀牌的心情可能比奪銅還差,最大障礙並非旁邊跑道的敵手,而是「心魔」,陳傑表示,當時心裡太過於在意一定要拿獎牌,一直有這個念頭揮之不去。

屢次與金牌擦肩而過,陳傑認為,「失敗並不可恥,這也提醒我要再更努力。」他自認,自己是會找方法進步的人,他謹記傳奇球星Kobe Bryant的名言,「訓練再怎麼痛苦,都比不上輸球的懊悔。」

陳傑將第三度披上世界大學運動會戰袍,這次有幸在主場出賽,成績與備戰過程將被用放大鏡檢視,外界、媒體不斷冠上奪牌希望、金牌留台灣的口號,陳傑則跳出「獎牌框架」,悟出屬於自己的傑式思維。

陳傑解釋,腦袋一直想著獎牌,彷彿被加上一道束縛,好像沒有拿到金牌,就成了千古罪人,放不開反而會比不好。

「我告訴自己盡力就好,如果我破了最佳,但最後一名,我也很開心啊,沒有獎牌也只能認了。」陳傑如此說道。

陳傑認為,人心是很複雜的,像田徑是封閉性訓練,必須要常跟自己說話,專注在比賽、跑道上,他發現可以藉由呼吸調適臨場心情,「比賽時可能有觀眾歡呼、緊張感,讓你分心,呼吸訓練可以把你拉回賽場上,勇敢站上去之後,就是要把它比好。」

結束動態訓練,陳傑喜歡閱讀,他特別關注優秀運動員自傳,透過研讀他人成功,當作借鏡,二來可以幫助表達自己內心感受與思考邏輯。

陳傑舉例,他看過日本400公尺跨欄紀錄保持人的書籍,他把生涯歷經的跨欄方式、訓練,概念帶進企業經營,是一本探討心理的書。

不只研究田徑,陳傑也對棒球、籃球運動員或是網壇傳奇費德勒很有興趣,陳傑說:「非常佩服費德勒的毅力與堅持。」他表示,費德勒完成心理上的一大突破,歷經嚴重膝蓋受傷,靠著過人意志力挺過來,陳傑甚至不敢想像若自己也遇到相同遭遇,「東山再起,真的是最難,他一路堅持的精神,好像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了。」

(封面照片/李天助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