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看淡輸贏 接近勝利-黃士峰

有時看淡輸贏,反而離勝利更近。歷經里約奧運後,台北世大運標槍國手黃士峰頓悟這番道理。

「從以往來講,只要比賽有人成績超越我,我心情上就會很急,腦袋一片空白,想去跟人家拚,沒有去想、去思考、沒有專注在自己的優點身上。後來這問題,我想到後,我覺得人家丟得遠,那是他家的事情,我專注做好我自己,專注自己節奏。」黃士峰奧運完之後受傷調整,心情跟著沉澱,「空了一段時間,跟教練聊滿多的,也想通這點。」

他覺得以往都會被外界或自己給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但現在越來越懂得放下這塊。「特別是從奧運結束,心理上調整成長滿多的。勝負,已經沒有像以前得失心那麼重,比賽一定總是有輸有贏,所以就是從中,找自己缺點、找優點,然後繼續為下一場準備。」

7月初印度亞洲田徑錦標賽,身為衛冕者,黃士峰擲出81公尺27,最終位居第四,無緣獎牌。他認為亞錦賽成績應該可以更好,但沒有把握住機會,這樣的缺失就是不能到世大運重演,「不要讓亞錦賽的缺失再犯,讓自己世大運更完美地呈現出來。」

黃士峰看淡輸贏,專心做好自己。(圖/李天助攝)

不好回憶、令人難受,但可以從中學習,不要重蹈覆轍。黃士峰從亞錦賽結束,休息大概一週,但依舊維持調整,然後訓練量逐步增加、準備八月台北世大運。

加上中華民國田徑協會聘請的瑞典標槍教練伯格斯頓(Anders Borgstrom)去年12月底來台,協助國內擲部選手備戰。黃士峰很感謝瑞典教練的專業和用心,「他每個領域上都有研究,特別是標槍專門,訓練和各式方法,點子很多。然後每位選手優缺點如何加強去彌補,每次訓練他都會記錄下來,每週都整理好,拿給我們看,哪些問題特別要去注意。」

外籍教練和亦師亦父的教練薛聖融扮推手,還有標槍訓練夥伴、鄭兆村。黃士峰很開心見到鄭兆村突破兩年低潮,登上全國紀錄榜,黃士峰說,「跟兆村的互動,我們之間就是良性競爭,彼此要有一定強度才會進步,潛力才會激發出來,甚至可以激發出自己,從來沒有過的力量。」鄭兆村今年兩破全國、擲出86公尺92最佳成績。

征戰世大運前,黃士峰原本收到倫敦世界田徑錦標賽遞補通知,但跟教練薛聖融討論後,決定不參加。他說,「其實在這之前已經有討論過,所以收到這消息、心情上還好,畢竟已經準備好,沒有受影響,就是決定目標世大運,課表就是專注在世大運上面。」

上屆光州世大運,黃士峰擲出81公尺27,收下銀牌,他強調這次在台灣出賽,目標奪金。「在台灣比賽,就像在自己家裡比賽,不用去適應食衣住行這些,在自己主場會比較熟悉點,臨時想要調整什麼,會很清楚要做什麼,哪裡可以幹嘛,可能對自己需求,臨時去行動,沒有壓力,不會費時間去找。至於金牌,我想這是每個選手都要的目標,我當然也是。」

黃士峰投入標槍運動將近10年,越來越享受箇中滋味。他笑說,「現在標槍已經是我的志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當中最有趣的地方,還是當你丟出去,整支槍的力量都有吃到時,那個飛行軌跡是自己意想不到,整枝槍很會竄,是會有點像飆車的感覺,那種速度感,但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很難去形容。」

(封面照片/李天助攝)